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韩叶】黎明(2)

警察老韩x黑道叶修。
第一次尝试这种paro,可能会有bug。
总之别太在意细节x
一坑未填一坑又挖。
说的是我。


黎明(1)改了一下,可以去看一眼。
这里就直接用叶修这个名字了毕竟觉得黑道什么的,用叶秋掩饰似乎没什么意义。
可能会有一点奇怪x



作为一个黑帮的带头人被警局抓走了一天不说,还损失了大批的货物,最后卧底带着一大笔钱跑路连个影子都没抓到。虽然韩文清抓走叶修就是为了给上面个交代,但是客观上去评价,叶修这种失误,被人再关个一天都合情合理。
而就在叶修给苏沐橙报了平安,疲惫的倒在了宾馆房间时,嘉世也没有闲下来。
“皓哥。”陈夜辉压低了声音,对这位嘉世的堂主谄媚的道,“人都安全的送走了,抓回来的两个都是炮灰,而且叶修手底下的几队都无功而返。”
刘皓坐在阴影里,把玩着手里的黑色枪支,点了点头,“干的漂亮,他年纪已经不小了,还霸着这位子不放,风水轮流转,我看他这次怎么交代!”他忍不住快意的笑起来,比了比开枪动作,仿佛下一秒就可以将他多年仇视的对象毙于枪下。
陈夜辉在一旁听着,刘皓的神情在阴影中显得狰狞,他忍不住移开了视线,这一次背地里动手总算没留下把柄,只是可惜了没直接把叶修送进轮回,反叫他活着回来了。
他本来也有机会当个堂主,而叶修总说他算计的太多,不够决断,也计谋不够,最后也只能当个言听计从的木偶人。
陈夜辉道,“叶修那家伙当初不让我当堂主,呵,他肯定没想到,我要是不在这个位子上,有些事反倒难办。”
刘皓看见陈夜辉的嘴脸不知为什么突然生出了几分厌烦,就像到手的果实要被分去一杯羹一样的厌烦,他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把人都嘱咐好点,出了什么事,你我都兜不住!”



夜过的很快。
当叶修迈进嘉世大门的时候,苏沐橙刘皓一众人已经在议会厅了。
刘皓等人显然不准备给叶修准备的时间,但表面上的关心还是要有的,“叶哥您可算回来了,霸图那帮家伙没难为您吧?”
“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你有这嘘寒问暖的功夫,还是多想想你抓回来的人怎么处理吧。”
刘皓一听叶修的嫌弃就火冒三丈,他强压着怒火勉强道,“叶哥我这不是关心您,说到叛徒,这次可真是差点出了大事。不瞒您说,多亏了我手底下这几个弟兄抓回来两个小弟,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叶修太明白刘皓什么意思了,无非就是说他手下办事不利,他这个领头人失职,虽然这几个叛徒怎么没的谁都清楚,但是没证据,谁也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说。
叶修笑了笑,“可不是,没了你,真不好办了。”他站了起来,一众人都在紧紧盯着他的反应,他知道,如果今天他不给个交代,那连会议室都出不去。
叶修扶着桌子觉得现在才是真的天旋地转,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他就没吃过任何东西,审讯室的几个小时耗费掉了他太多的体力。
妈的韩文清,不知道给哥点吃的吗,叶修愤愤的想。
“这件事我负很大的责任,我手下办事不利,和你们没关系,说起来,还真要多亏了你们的手段。”叶修着重在手段两个字上落了落,“帮规面前,一律平等。”
他顿了顿,“我自罚。”
“不是你的错!”苏沐橙立刻道,“你…”
“好了沐橙。”叶修挥了挥手,就在一众人离开会议室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叫住了刘皓。
“满意吗。”
刘皓一惊,“什,什么…”
“我说,这个事处理的,你满意吗。”
“叶哥你说的什么话…我们还不是听令于您的…”
“是吗。”叶修又笑,笑的刘皓心里发凉,从叶修说出自罚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开始不安了,无论如何叶修这么多年威望还是在的,他们这出手相逼,很难说会不会引起众怒。
“那最好了。”
叶修淡淡的道,随即和苏沐橙走出了会议室。
刘皓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屋子里,狠狠的摔碎了杯子。
“妈的。”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