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喻/微bdsm】光(15)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破镜重圆梗。

 

 目录

 

喻文州下楼后漫无目的的走,夕阳的余晖洒满了街道。白日的余热还没有完全散去,仍显得有些闷热。

他想要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一会,一个低头间却猛然跟人撞在了一起。

那个人在夏季却穿着一身长袖长裤,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带了一个黑色的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又戴着一个口罩。喻文州被他这装扮吓了一下,下意识的 往后退去,然而他的手臂却被人用力的抓在了手里。

那个人抓住了他之后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侧头俯在他耳边低声道,“离叶修远一点,刘皓的事就是个警告。”

喻文州骤然偏头,同样压下声音道,“你是谁?”

那个人却没有继续回答,松开了喻文州后,动作迅速的躲开了喻文州抓来的手,随后迅速的消失在了拐角处。

喻文州搬来叶修家里便是一个巧合,他只用微信告诉了黄少天,再无其他人知道,而这个人打扮的如此不漏痕迹,显然不会是一次巧合。

刘皓….原来还是针对叶修的吗。

他有点疲惫的笑了笑,他当年千躲万躲不想触碰叶修家里的麻烦,却在四年后被麻烦找上了门,被动的卷入了一个他一无所知的旋涡。

他们的复合真的值得吗?

未来又等待着什么?

他们悖时而行,又是否有足够的勇气?

 

 

楼上,叶修家客厅。

叶父听见叶修提起刘皓,皱了皱眉,“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跟我打声招呼就把人给做了,我还没问你呢。”

提起当时的事,叶修眉眼都冷了起来,显出了几分军人世家的冷冽,“刘皓觉得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忘了他是谁教的了吗?”

他笑了声,“现在看来倒真不是陶轩的手笔,是他自己心里不平衡,非要来找不痛快。放心吧,人没怎么,就是被派到西北吃沙子去了。”

叶修和喻文州没有说全部的情况。其实是当时苏沐橙外派受伤,他前去探望,查了些当时的事才知道是刘皓下的绊子,彼时在陶轩的地盘不好动手,本想着日后寻找机会,没想到刘皓自己就来送人头了。

“当年的事…不管怎么说,沐橙还在他手底下做事,刘皓算我逾矩动手,我自会去找他说明白的。”

叶父却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揭过这件事,“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喻文州是谁吗?这几年你的事我多少知道,你如果铁了心要走这条路,就先保护好你的人。”

叶父这番话并没有让叶修意外。他的感情虽然一直没有在家里明说过,但是要是说一点风声没有透露是不可能的,叶父虽然一时间没办法接受,但是如今因为牵扯到了军界的势力斗争,叶父只能尽量先保证斗争不会把一个普通人卷进来。

因此便只能默许了叶修的行为。

“一定。”叶修应道。

二老没有多留便离开了,叶修送人下楼的时候刚好看见了坐在长椅上的喻文州。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树冠斑驳的阴影衬着路灯落在他的身上,无端便生了点寂寥和疏冷,他分明只是安静的微微垂头坐在那里,却令人觉得遥不可及。

叶修恍惚间觉得,他如果不去说点什么,喻文州就会站起来,用他最熟悉也最害怕笑容和语气对他道别。

就在他俯身要去拍到喻文州的肩膀的时候,却被一把架在了半空中。

下意识防备后,喻文州一抬头才发现是叶修,随后不动声色的撤回了手,从长椅上站起来,“抱歉…走吧。”

“你怎么回事?”

喻文州并不想将刚刚在楼下的事情告诉叶修,只是沉默的往楼上走。

叶修默不作声的跟着他,直到打开防盗门进了屋里,叶修终于忍无可忍的将弯腰换鞋的喻文州拽起来,一把抵在了门上。

玄关处的灯光是暖黄色的,原本的两个灯泡坏了一个,因此显得有些昏暗,两个人陷在斑驳的阴影里,身体却紧紧相贴。和之前在厨房的不一样,此刻全无了温馨,只剩下剑拔弩张的氛围。

“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叶修有点讥嘲的道,“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不是打算明早就走?”

喻文州无话,楼下的事倒是其次,但是对方父母猝不及防的到来的的确确让他生出了一种“我太莽撞了”的感觉。

莽撞——这个与喻文州基本不搭边的词此刻却出现在了他的心中,而基本不会对人发火的叶修此刻却压抑不住心底的火气。

叶修想,他们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仿佛事态一瞬间就失了控,亦或者是落下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些若即若离的和平终于是灰飞烟灭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肯说,我就不问了。我父亲来跟我说的是军队的事,很可能他们会对你下手…”

“文州,至少现在,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我没骗你。”

叶修没挽留过什么人,他珍惜已拥有的,追求渴望的,也能看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

可是他四年前尚能伪装潇洒的分手,却在四年后失去了放手的能力。

喻文州察觉到,刚刚来自叶修的逼人的戾气都不见了,气氛却变得更加模糊不清。

他还是从心底相信叶修的。

只是他一时间不能如当年一般毫无保留了。

他这么多年都在控制着自己的人生走向,从顺从家族学医到毕业就职,像是按照图纸精准制作的模型。

喻文州将叶修推开了几步,就在玄关处跪了下去。

他仰着头,“我不走。”

“我是您的,先生。”

短短两句话,把叶修炸了个死机。


评论(16)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