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喻/微bdsm】光(13)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破镜重圆梗。

 

目录

 

两人沉默半晌,原本喻文州以为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谁知道叶修不按常理出牌,突然倾身过来,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

那不是之前在台上带着怒气的力道,也不是相恋时的温暖而又缱绻,带着一种试探和小心翼翼,仿佛稚童唯恐碰坏了来之不易的心爱玩具,却又渴望拥有和触摸。

喻文州听见叶修道。

“你说那时的时候我们太年轻太无力…那现在时过境迁,你愿不愿意,再试一次?”

仿佛怕喻文州听不明白一样,叶修又道,“我们复合吧,无论是相依相恋,还是相互折磨,都不要是别人。”

喻文州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毕竟无论是四年前的果断分手还是四年后的突然重逢,复合也从来不是他选择,甚至于命运已经把他推到了B市,推到了叶修的身边,他也从没想过要去复合。

然而刚刚的话也是他自己说的。

他刚刚说,倘若是现在便不会退缩。

而叶修仍看着他。

原本温热的手的温度似乎都变得灼人起来,一路自皮肤烧至心底血脉,燃起了一场轰然大火。

喻文州听见自己说。

“好。”

他冷静又疯狂的道,“我们去复合。”

网上火过一句话,走吧,我们去复合,我们去重蹈覆辙,互相折磨。

喻文州想,这句话形容他们两个可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在外面主持场面的王杰希并不知道他刚刚完成了一次神助攻,也不知道他刚刚促成了一对,他为了安抚观众,只得摘下面具进行了一场表演秀,才没让这次庆典变成事故。

两个人把王杰希抛之脑后,慢慢顺着俱乐部后门往外走,叶修试探的问了一句,“你住的地方也不太安全,要不要…搬过来?”

喻文州虽然答应了复合,但一时间还没能完成这么多年的角色转换,下意识的想要拒绝,然而头摇在一半,又止住了动作,随后轻轻点点头,“好,刚好明天周六,我收拾收拾东西过去。”

叶修与他肩并肩走着,手背有意无意的触碰到对方的手,喻文州的手偏凉,他下意识去握住了那微凉的手。

两个人虽然身高相似,叶修的手却更大一些,他收拢手指将对方的手拢进掌心,想要温暖他的手,又像是想要凭借这样微不足道的动作来弥补这么多年的缺憾。

喻文州陪着他微凉的夜风里走着,任由对方握住自己的手,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了哪个不知名的彼方。

他一直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有着清醒的认知和把控,哪怕当年认叶修为dom也未曾脱离掌控,甚至在最初,他就想过毕业来临的时刻,然而在这个三十而立的年纪,他本该果断拒绝复合,继续自己的生活,然而他却如失心疯了一样的点了头,甚至打算去同居。

他不动声色的收紧了另一只暴露在风中的手,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掌心。

 

 

喻文州虽然要在B市呆上一阵,行李却并不多,一个行李箱就装的下,然而他的医学书籍却整整装了两个大箱子,叶修见了,顿时油然而生一种自己不学无术的愧疚感。

“你要考博?”叶修随便看了一眼书名,有点惊诧的问。

喻文州轻轻点头,“有这个打算,毕竟将来要接我父亲的事业,研究生的话…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叶修点头表示理解,正要发挥自己的男友力一鼓作气把装满书的大箱子搬下去,却发现箱子突然一轻。

他低头一看,喻文州正有点无奈的拖在箱子底,对着已经有些脸色涨红的叶修道,“叶哥…你后面是推车。”

叶修,“……”

叶大少爷好歹是名门出身,实在是没太干过帮人搬家的活。

 

叶修在B市的房子是自己背着房贷买下来的,因此倒是没什么暴发户的感觉,虽然房子不小,但显然装修是比较简单的,并且充分体现了房子主人在这方面的不在意,毕竟喻文州实在无法理解叶修为什么要在厨房贴粉色的瓷砖。

然而叶修本人却给出了很符合他特点的解释,“装修的时候大多数是叶秋在管,他那天被我说了几句,本来是恶作剧给我发了瓷砖照片问我行不行,我正研究病历,没看就点头了…结果他还真给我装成粉色系了。”

喻文州,“……”

他只能说服自己当作没看见,转了一圈发现没看见客卧,然而这种面积的房屋实在是不像个一卧的房子。叶修好像是知道他在找什么,带着点奸计得逞的意味道,“行了别找了,客卧被我改造成储物室。文州别担心哈,我主卧是双人床。”

喻文州顿时识破了这个人邀请他的阴谋,并诡异的联想到了当年大学住宿舍的时候,这个人仗着家里有钱贿赂宿管,把两个单人床拼到一起的事。

叶修这个人看起来随性,实际上心思一点都不少,不然当年也不会被人冠以“医学院头号心脏”的称号。

然而喻文州忘了,当年心脏榜,叶修排第一,第二就是喻文州本人。

叶修生怕喻文州扭头就走,赶紧把对方行李拽进了卧室,三下两下把衣柜腾出一半来,又去把他占了一面墙却至少空着一半大书柜的门打开了,“来吧,地方都有。”

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觉得自己有一种羊入虎口的错觉。

等到两个人把行李和书摆好,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

夕阳的阳光显得分外温柔,不似正午时的毒辣火热,顺着阳台巨大的落地窗洒满了整个客厅,照亮了空气中漂浮的细小昏沉,开放性厨房的白色灶台也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衬上粉色的瓷砖竟也意外的温暖。

叶修刚刚摆好最后一本书,直起身来正好看到刚刚在洗手间洗完手,站在客厅中央、沐浴在夕阳中的喻文州,一时间也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仿佛他们之间不曾发生过毕业的分手,四年的分离,那些坎坷和压力仿佛一瞬间烟消云散,他的心上人一直都在身边,在傍晚的夕阳里,笑着问他,“晚饭吃什么?”

“晚饭吃什么?”喻文州也就真的这么问了,他折腾了一天,也是饿了。

叶修有点晃神的冲喻文州一笑,接着道,“好啊。”

喻文州,“……”

他第一次发现叶修也会这么缺心眼。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