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喻/微bdsm】光(10)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目录

叶修皱着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给喻文州讲这个纷乱的事情,最后他只能尽量简单的概括了一下。

“刘皓是军队的人,是我父亲的手下,两个月前我随军走过一趟,与他生了过节,他心里不平,便蹲着我行程挑了你来报复。抱歉,是我的疏忽。”

喻文州垂着眼睫,作为一个莫名被牵连的受害者,他却没有暴跳如雷或者惶恐不安,他在思考叶修的话。

叶修与家中不合已不是短时,他为何会突然随军,又是怎样的过节才让对方走上这条堪称死路一条的路?

而最终喻文州只是将手中的摄像头搁在了一边。

以叶修的背景,对方手中录像又没拍到最关键的环节,这一切都很快会尘埃落定,他也不会有任何危险了。

至于究竟因为什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刘皓的事的结局喻文州并不清楚,只是在三天后收到了叶修告知他一切已经解决的消息,并以工作繁忙为由拒绝了叶修吃饭的邀约。

喻文州无奈的关上页面,随后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通知他主任找他。

喻文州听完主任的话有些惊讶的问,“交流实习…?主任,这…恐怕我去,不太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主任轻轻摇摇头,“G医的未来可还指望你们呢。”

话说到这份上,喻文州也不好说什么,院方要求他三日后出发,说B市方面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他有点无奈的看着机票上的那个日期,刚好跟叶修离开G市的时间重合,为了不在机场突然相遇而尴尬,喻文州还是提前给叶修打了个电话。

“喂?文州啊,怎么,又决定跟我吃顿饭了?”叶修几乎是响了还不到一声就接起了电话,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守在手机旁。

“是真的有事…没搪塞叶哥。是这样的,院方派我去B市实习,刚巧跟叶哥的机票是一个时候,问问叶哥…要不要一起走。”

天地良心,喻文州是不想做这个邀请的,然而两个人终究不是陌路人,更何况叶修早早就告诉他了离开时间,再装偶遇实在是说不过去。

叶修的语调显而易见的轻快了一层,听的喻文州心底微微一动,叶修笑着回,“那真是巧,这样罢,飞机是下午一点半的,我们中午早一点去吃个饭,一起去机场。”

只待喻文州嗯了一声,叶修便拍板了计划,从前的时候他们的决定基本上都是叶修做的最后决定,只有最后那一次分手,落锤的是喻文州。

两个人坐在机场嘈杂的快餐厅中解决着午饭,叶修问道,“文州,这次你在B市留多久?”

“嗯?半年到一年吧,看医院那边的调动。”

叶修点头,突然鬼使神差的轻轻道,“那当年阻碍你的,现在还在吗?”

明明餐厅很乱,可喻文州偏偏把这句话听的分明。

从前的阻碍…来自父母的压力,异地的不安,扭曲关系带来的惶恐,世人无处不在的目光和评论……

他们的关系在这个社会里像是活在阴沟里的老鼠,处处都见不得人,偏偏还非要装的像个正常人。

叶修蓦地覆住了喻文州的手,加了点力气将那想要逃走的手扣在掌心,“文州,你真的听过你的心在怎么说吗。”

喻文州垂着眼睫,叶修看起来随意而又漫不经心,实际上掌控力和控制欲都很强,不然也不会成为一个如此出色有名的dom,甚至当年还有求他收多奴的。

而如今他轻柔却又不容拒绝的,让他听听自己的心。

那个居住着sub属性的地方,从第一眼相遇就开始了无休止的叫嚣,可理智一直在不为所动的让他尽快远离。

“叶哥,我们都不小了。”喻文州笑了一下,“三十而立,我早就不是随心而行的年纪了。”

喻文州又想起来叶修那赫赫家世,“我们都不是了。”

说完他用力的把手抽了出来,机场的广播救命的响了起来,他拖着行李站起了身,“快登机了——失陪。”

叶修没什么行李,就等着他去托运,并最后坚持换了一个和喻文州相邻的座位。

“我记得你晕机。”叶修一边在心里自嘲一边解释,“如果是陌生人的话会更难受,我保证不打扰你。”

“难为叶哥还记得。”喻文州突然被叶修这种近乎形影不离的存在感弄的烦躁,“那叶哥打算什么时候记起来,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突然撕掉了温和而有礼的外皮,露出那冷而硬的内质来。喻文州的强硬是润物细无声的,可当他不肯表面退让谦和,竟也称得上个锋芒毕露。

叶修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许真的太心急,刘皓那件事让他沉寂已久的控制欲蓦的爆发,他一次次被自己那些设想惊的全身冷汗。

他想,假如喻文州真的要属于别人了,他怎么办呢。

他无数次祈求才换来了老天的横插一杠让他们在街上相遇,可是有了缘,分该到哪里去寻?

可是对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会笑意盈盈喊他先生的人了。

可是他们分手四年了。




失踪人口回归。
这章卡的非常难受…终于该推感情线了。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