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喻/微bdsm】光(21)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破镜重圆梗。

叶父派来的两个人跟了几天便也离开了,叶修也没有不顾阻拦的去找陶轩的麻烦,他依旧过着上班下班时而偷溜去接喻文州下班的日子。
闹钟在六点半的时候准时响起,叶修不知道从哪里买的魔鬼闹钟,如果不在一分钟内按下开关,闹钟就会吞掉放在其中的纸币。
叶修本意是想激励自己,作死往里放一百块钱的,被吞了两三次后就再也没用过闹钟,后来喻文州搬了过来,叶修怕连累他上班迟到才又用了起来。
只是喻文州睡觉轻,这个闹钟在喻文州这里一次都没有吞钱成功。
躺在叶修旁边的喻文州无可奈何的推开对方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在规定时间内赶快按掉了闹钟,然后开始这一天他最头疼的工作——叫醒叶修。
叶修这个人过去生活非常不规律,惯于熬夜,最难早起,一到了周末就是半夜十二点睡中午十二点起的作息,工作日里上班永远踩点打卡,时不时还因为错过了地铁而被扣上五十块钱。
喻文州先是把自己挣出来,然后看着叶修不满的动了动后把被子搂在了怀里,还在床上抱着被子翻了个身,他实在很难想象之前叶修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的睡姿。
于是喻文州只好抓着被子和叶修拔河,然后一遍遍的喊他,“先生,先生,起来了。”
叶修在半梦半醒中意识到有人要抢走自己怀里的宝贝,于是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喻文州你跑哪去。”
喻文州哭笑不得,看了眼时间,决定还是先去准备了早饭再来折腾叶修。
早饭以省时简单为信条,喻文州将太阳蛋放进盘子,又把三明治切开,一回头叶修已经叼着牙刷晃晃悠悠的出来了。
“闻到香味就饿了。”叶修满嘴牙膏沫含含糊糊的道,“你这可比闹钟好用多了。”
叶修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能对付则对付,但是在喻文州搬过来后就越发经不住饭的诱惑,准确的来说,是经不住家里做的饭的诱惑——他已经太多年没有过了。
因此不管是上班时简便的早饭还是周末慢慢做的晚饭,都能够以惊人的唤醒力让叶修扔下手头的事情去吃饭,尤其是当餐桌的另一边还坐着喻文州的时候。
喻文州去拉开椅子,又把两杯牛奶放在桌子上,坐下来道,“你胃病要慢慢养,早饭一定要吃。”
叶修只能应着——吃人嘴短。
“今天有个交流会吧。”喻文州在叶修一柜子的西装里挑了件黑色的出来,“换了。”
叶修是经典的淘宝款忠实用户,他又一向不喜欢那种充满了官话的学术交流一类的官方会议,西装摆在那里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落灰。
而他也乐得喻文州帮他挑。
比如现在,喻文州会在帮他打好领带后和他交换一个短促的吻,用蕴满笑意的眸子和他视线相交。
“今天开会,下午可以提前走,我去接你。”为此,叶修还特地在昨天的时候把车开到了医院来避免早高峰。
到底是不比喻文州是来学习的,叶修还是早于喻文州出门去上班了。
叶修刚走,喻文州正准备收拾一下东西,手机就响了起来。
屏幕上是一个加密的号码,号码所在地也没有显示,喻文州本不想管,奈何打电话的人非常执著,无奈,他只得接起来。
“喂,您好?”
电话那头的声音也显然经过了伪装,“喻文州,应该有人警告过你,离叶修远一点。”
喻文州皱眉,想起了那个在叶修家楼下的晚上,又想到最近军中的种种动荡,“你是陶轩的人?”
电话那头的人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撂下了一句威胁,“你好自为之罢。”
电话骤然被挂断,喻文州慢慢收起手机,一边思索着刚刚的事一边出门去上班,结果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
躺在地上的是一封信,信封上没有任何文字,也没有什么邮编或者邮票,喻文州弯腰捡起,没想到信封连口都没有封上,一张纸飘飘荡荡的从信封口飘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纸上没有什么所谓吓人的血痕或者手印,只有一行打印出来的标准宋体字:你好自为之。
喻文州看着手里的信封和信纸,叹了口气,放在了鞋架上,打算等叶修回来再说这件事。
主使者并不难猜测,只是隐在暗处的敌人总是会让人手足无措。

中午的时候喻文州本来打算出去吃饭,结果刚一打开门就看见叶修笑吟吟的拎着饭盒站在门口。
“下班了?走,吃饭去。”
喻文州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不是在开会吗?”
“几个老教授在那里互相恭维罢了,我和几个同事就都找机会溜了,正好时间还早,就来找你吃午饭。”
喻文州有点啼笑皆非,他也没少参加这种所谓的交流会,也组织过机几次,对于半道离开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也算是对这种无聊感同身受。
“先生想吃什么?”离开了办公的地方,喻文州便改了称呼。
叶修本来想说你定就好,转念一想又道,“之前你跟黄少天他们去的哪,去那里就行了。”
喻文州一下便笑了出来,叶修指的是之前他们还没复合的时候他和黄少天几人聚会的事。
叶修身为dom,很少会如此直白的表达自己的醋意,喻文州强自按耐着笑意道,“好好好,走吧。”
他们来到的是b市比较正宗的一家广式茶餐厅,然而叶修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b市人,是典型的北方大老爷们,虽然没有多么粗犷,但是他还是不能接受喻文州这种嗜甜的毛病。
之所以咸甜党争到了现在才显露出来,是因为上大学的时候几个人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食堂解决的,偶尔出去吃饭,考虑到大多数都是北方人的缘故,也很少吃这种地地道道的南方菜。
微博上炒的一塌糊涂的咸甜大战在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之间上演了。
“豆腐脑还有甜的?”叶修质问。
“粽子就应该是甜粽!”喻文州回击。
......
最后叶修喝了一口甜的豆腐脑...最终还是向甜党低头了。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