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喻/微bdsm】光(20)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破镜重圆梗。


实际上喻文州到了下班时间确实就离开,但却是打算先去临近的超市逛了一圈,他本是想买个蒸锅回去,奈何转了一圈没有合适的。随后正在公交车站等待回去的车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男人叫住,来人彬彬有礼的对他说“叶修的父亲,叶将有请。”

忙碌的叶父在送走了自己的儿子后,又主动的迎来了喻文州。

“你别误会。”相比起对待叶修的针锋相对,叶父在面对喻文州时并没有什么军官的模样,倒是平易近人,“我不是来说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的。”

喻文州调整了一下坐姿,上半身微微前倾,做出倾听的模样,“您请讲。”

“我知道,叶修对人一向不愿意说起军部的这些事,但他毕竟是姓叶的,最近情况特殊,我希望你能看着点叶修,别叫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喻文州怔了怔,在他之前的种种构想里着实没有这种情况,“那么您所说的出格是指...?”

叶父听完喻文州的回答就知道叶修果然把当年的事埋在了心底,谁也不曾透露,“陶轩这个人想必你也有一点了解,当年有些事,叶修一直想查他,但是最近形势紧张,我不想让他贸然行动。”

电光石火间,喻文州想起了之前叶修同他说的话。

“陶轩,早年是我父亲的手下,后来升上来了,就跟我父亲打对台夺权...”

那时的隐隐疑惑也得到了解答,陶轩升上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果,为什么没有它的因?

人在讲述一个别人完全陌生的过程时往往会说清楚来龙去脉,而不是突兀的给出一个结果,除非他想要隐瞒什么事。

如今看来,果然那段升迁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B市的交通一向拥堵,从喻文州千难万险从二环的医院挤到五环处叶家就花了将近三个小时,以至于这边喻文州还没来得及回答什么,叶修就赶到了。。

一天之内第二次回到叶家的叶修脸色依旧不好,在看到沙发上坐着喻文州后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先是担心的把喻文州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才转过了视线。

“你还怕我对他怎么样?”叶父笑了一下,“你既然来了,就接小喻回去吧。”

叶修深深的看了叶父一眼,最终还是一言不发的拉着喻文州离开了。

他是开车过来的,九点多的B市虽然仍是人来人往,但已不大拥堵了,两个人一路没有说话的开回了家,只有伴着BGM的交通广播在播报着路况。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谁才应该先开口询问——那些或长或短的压抑着的真相,骤然便被揭去了伪装,以至于措手不及。

叶修还没有准备好将喻文州拉进这一场前尘往事中,喻文州也没准备好去就此解开那隐隐的疑团。

他的过往与他的现在骤然交织,一片纷乱中是越发看不分明的未来,三线纠缠,他们在中央。

进门后,却是喻文州先开的口,“叶将同我说,你要去查陶轩,我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相信你去查一定有你的道理。”他顿了顿,“如果不想说,也没关系。”

“我们还有很长的将来,先生,我们都是值得等的彼此。”

叶修和喻文州两个人面对面站在客厅中,叶修背后是昏暗的门口,面前是温暖的灯光,而喻文州在前方。

他在前方伫立,等一个水到渠成。

或许过去混乱不明,或许现在疑窦丛生,或许未来艰难困苦,而他只看当下,看那段历尽阻隔和磨难的感情,看那个人。

那个以时光做刀,在他心底划满刻痕的人。

叶修转过身坐在了沙发上,喻文州顺势跪坐在他腿边——这是一个对两个人来说都很放松的姿势,也是信任的姿势。

不光光是恋人之间的,还有dom和sub之间。

“那时候,我才初中毕业,十五岁,说追求理想也好,说叛逆期也罢,总之就是不肯去军队发展,但是却是和苏家兄妹关系不错。”

“沐橙是妹妹,苏沐秋是哥哥,他们那会和陶轩一样,都在我父亲手底下做事。”

“我父亲那一阵刚好外派了边境,他们也都去了,有次缉毒警察寻求协作...”

“苏沐秋牺牲了?”喻文州轻轻问。

“是警察那边出的纰漏,可毒贩子不管你是军队的还是警方的,那次是陶轩是副队,沐秋是队长,虽然过程出了纰漏,但还是顺利完成了,所有人最后都在称赞陶轩出色的能力,连我父亲也对他赞不绝口。”叶修轻轻笑了一下,“那一队人,怎么就沐秋死了呢?”

“开车过程侧翻,车祸致死——我不信。”

喻文州刚想说你这种怀疑是没有根据的,人在巨大悲痛之下往往会产生妄想以至于将某个人臆想为罪魁祸首,随即他便听见叶修道。

“你想说我没有依据,可是后来我机缘巧合之下知道,当时那辆车里,应该还有两个人。可是当时的现场,没有其他人的痕迹了。”

之后的事情不必叶修再说,喻文州也能想明白。

凭借这件事出了名的陶轩,再加上本身也有一些实力和才华,又没了竞争对手,自然是步步高升,拥有了更大权力和人脉之后,旧事,就更提不得了。

叶修仿佛陷在了回忆里,“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去愤而从军,但我也同样不能做个陌生人。”

“陶轩以为他自己天衣无缝,可我信公道从不缺席。”

喻文州在地毯上跪直身体,双手拢过叶修的双手,按在膝处,抬起头看着叶修。

“我也相信,先生。”

“我信公道自在,我信沉冤得雪,我信善恶终有报,我信拨云见日,未来坦荡。”

压在心底多年的谜团骤然见光,叶修在面前人的眼中看见繁星闪烁。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