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喻/微bdsm】光(6)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目录

叶修站在那里,看起来平静实则怒火中烧,他刚从他二舅那个充斥着假笑和寒暄的病房脱身,一抬头就看见那个熟悉的穿着白服的身影在他眼前跌倒。

喻文州磕的不轻,额角青了一大块,还被铁床角划出了一道细小的口子,若不是喻文州及时支了一下,险些便要划伤眼睛。

男人显然也没料到这个变故,被叶修沉而冷的质问问的一愣,顶尖dom的气势是很多常人不能及的,他下意识张嘴要解释,又立刻闭上了嘴,露出一点恼羞成怒的表情来。

人有时候很奇怪,越是没有道理时候越要理直气壮,妄图凭借这样的行为来为自己赢得一点理面。

只是男人还没来得及色厉内荏,就被匆匆赶来的年轻人扯住了手臂。

年轻人穿着很干净,朴素却不粗糙,看起来仍然是个大学生,他拉着男人的手,神色里有无奈,羞愧和一点不易察觉的惶然,他不住的在和喻文州道歉,又去责备男人,总算拉着他离开了。

喻文州松了口气,他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了,能有家属过来调停已经是求之不得的好结果了。

他摸出手机照了下,伤口已经凝血了,便没有放在心上,倒是一旁被波及的阿姨关切的和喻文州说,“得处理一下啊,你们小年轻人啊——仗着自己是大夫,对自己反倒不在意了。”

喻文州笑着应她,又转过头去对叶修有点歉意的道,“多谢叶哥,还折腾了你一趟——我先去看病人了。”

叶修没说什么,看着他走进病人房间后又转身去了大厅的咨询台,“打扰了,请问,喻医生的办公室在哪里?”

因此,当喻文州好不容易打发了郑先生打算回办公室接着刚才充满波折的休息,看见叶修站在门口时内心是崩溃的。

他一瞬间想要皱眉,又立刻意识到这不合时宜,于是强行露出一个笑容来,扯开了办公室的门,“叶哥有事吗,进来坐吧。”

叶修却将他拉到椅子上坐下,又拿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一管软膏,“就知道你不会处理,果然是年轻人——闭眼。”

喻文州哭笑不得,他们明明是同学,他却偏偏要在这里给他故作老成。

他闭着眼,看不到叶修的动作,只觉得额角微微一凉,是软膏被用棉签轻轻涂抹在额角。

为了看清伤口,叶修靠的很近,他身上还沾染医院内消毒液的气息,然而那种熟悉的衣服上近似洗衣液的清香却仍没有被遮盖,而是无孔不入的朝他扑来。

他下意识的想要睁眼躲开,却被叶修按住了肩膀,“别动,马上好。”

喻文州:“……”

他只好一动不动的被他按着,任由他把药膏涂好,直到叶修松手,他才算舒了一口气。那些几乎刻进骨血的仰望和服从让他至今也无法脱身。

叶修大抵察觉到了喻文州的紧张,因此见好就收,将药膏放在了桌面上,“一天两次,记得涂,不然可能会留下印。”

“好。”

屋子内突然陷入了沉静,由于喻文州是临时上班,除了一个郑先生也没什么活要他做,更没有人来敲门打搅他,一时间两个人相顾无言,谁也没有选择开口打破沉静。

似乎那日露台一遇以后,四年的漫长光阴被人剪碎,又拼成一个短暂的画面,匆匆便流逝了。

那些刚刚分开的失魂落魄,初入职场的不适茫然,来自家庭,上级,亲朋的压力……那些一个人挺过来的岁月里夹杂的情感,又怎么能匆匆流去,权做风过无痕呢。

喻文州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这大概便是相逢是缘重逢是罪,那天从公交车上下来撞上了叶修,就把原本安稳的轨道给撞的七零八落。

他将桌子上的软膏收进手心,手指摩过印着纹路的盖子,喻文州站了起来,轻轻侧身,“多谢,我这儿还有点事要忙,不送叶哥了。”

叶修眼神在他干净整洁的桌面上溜了一圈,同为医生,都看的分明,只是不能拆穿。

他拽开了门默然离去。

叶修这厢出了办公室,又被大厅里的人来人往吵的头痛欲裂,总算在住院部后身的花园里找到了个僻静之地。

我是不是压抑太久了,饥不择食?

叶修的脑袋里荒诞的蹦出来这句话,随即立刻把他扔了出去,形容喻文州的话,天鹅肉还合适一点。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点开了一个bdsm圈子里一位同好做的app,名字起的简单搞笑,就叫约吗。

约吗名字简单,但效果却出乎意料的好,基本上是圈子里人人都在用的软件,不仅可以约人,还可以查找当地的俱乐部等等。

叶修的君莫笑也算颇有几分名气,认识不少人,他点开了G市最有名的俱乐部的老板的对话框,飞快的敲下一句话,“哥因公事到G市了,接待一下吗。”

那边消息回的飞快,“接待!叶总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俱乐部内除了本人随您挑。”

叶修失笑,回他,“放心吧哥对你没兴趣。就喝个酒,晚上八点见。”

叶修收起手机,觉得不管是饥不择食还是天鹅肉,总得发泄一下,鉴于他退隐已久,只好找个老朋友喝杯酒一解烦闷。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