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王sp】科学实验


依旧是sp预警。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渐渐对心理健康方面越来越重视,一些较为偏僻的爱好也不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是被当做可以用来缓解压力的方法。

sp就是其中的一种。

叶修在sp圈里代号君莫笑,是个有名的主,如今已不大约普通实践,更多时候是通过一些实验来为新入门的人提供一个参考数据,以防出现过于严重的伤害。

而经常和君莫笑出现的代号是王不留行,王不留行的第一次出现就是在君莫笑的实验中,也可以说除了君莫笑的实验,王不留行没有进行过其他的类型sp。

叶修推开自己专门布置过的二楼房间后,看见王杰希已经等在其中了。

他已经洗过澡,头发微湿,软软的搭在额头上,穿了一身宽松的运动服,显然是为了等下实践方便。

“来的挺早啊。”叶修打了个招呼,“公司事忙完了?”

sp只是副业,二人平时都有自己的工作,相较于王杰希这个外企高管,自己开个咖啡厅的叶修倒是自由不少。

“嗯,最近事不多。”王杰希轻轻一点头,问他,“今天是什么?”

“唔…”叶修慢悠悠走进去,在码的整齐的工具柜中翻翻捡捡,把整整齐齐的工具翻的乱七八糟,将竹板,藤条,木板和热熔胶拿了出来,在桌子上码成一排,又打开一边冰箱检查了一下冰毛巾数量,回头对王杰希道,“今天想出个完整的教程,以前都是单个工具,这回打算出组合版。”

“还是上限?”王杰希看着明显不轻的工具,下意识的身上一紧。

“四个工具哪能试的出上限。”叶修失笑,“测个重度的数据吧,有些新人手底下没轻重,把被打的都出心理阴影了。”

王杰希微微一点头,他作为一个经常测试上限的重度被,对叶修这个计划并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他顺着话褪去下身的衣物,伏在专用的床上,双臂收拢抱着一个枕头。

叶修来给他调了下姿势,“先不绑了啊。”

竹板只用来热身,作为一个讲求数据和科学性的主,他一般很少会不热身就上重工具。叶修拿起竹板,却没急着下手,用竹板轻轻的在那片皮肤上轻轻扫过,竹板的微凉和刮过的微痒让王杰希忍不住轻微颤栗。

啪。

叶修不轻不重的在他臀上落了一拍,“放松。”

绷紧身体的时候会减轻痛感,但是会加快体力的消耗,也容易造成伤害,因此王杰希很快顺从的放松了身体,并忍不住自嘲,竟然像个新人一样了。

竹板力道均匀的落下,微红色覆盖过整片皮肤,每一下之间的间隔都被掐的很好,叶修手法精准,如画师在握着画笔给心仪的画作上色。

当整片臀肉都变成微红色后,叶修放下了竹板,在一旁的笔记本上记下了数字和情况。

竹板打过的后的皮肤微微觉得热,却不疼,反而有种别样的舒适在其中,王杰希趴在床上搂着枕头,一点不像要挨打的人,反而想在沐浴阳光浴。

叶修记过,放下本子提起了藤条,他不喜欢见血,更没有拿酒精往伤口上按的癖好,因此将可以打出伤口的藤条放在了第二位,并不愿伤了王杰希。

藤条直上直下的落下去,却并没有加重力道,只将那片微红染成了更加艳色的肤色,藤条落下去后会留下浅浅的白印,随后泛起一道檩红。

王杰希原本趴的自如,还来得及想想自己单位没做完的事,这会却慢慢被叠加的疼痛吸引了注意力,不剧烈,却绵长,时时刻刻触动着感觉和神经,王杰希不自觉的抿紧了唇,鼻尖上也见了冷汗。

叶修打到十五下就停了手,依旧在旁边本子上记过后才开口,“还有功夫溜号,王经理不愧是社会精英啊。”

他发现了。

王杰希眨了下眼睛,道,“那还得多亏了叶哥手下留情。”

叶修掂了掂手里的热熔胶,啪的在床边打了个响,“等下你就不这么想了。”

心理压力是很多主惯用的手法,叶修也不例外,王杰希虽然深谙套路,但依旧不免紧张。热熔胶已经是重工具了,他不自觉的抓紧了怀里的枕头,等待着疼痛。

叶修的手在空中晃了一下,终于没伸手去按王杰希,他一手提着热熔胶,两秒钟后狠狠砸下了第一下。

疼痛炸开。

热熔胶的疼痛不是任何轻工具可以比拟的,只一下就打的王杰希什么都顾不上思考,他距离上一次实践已有不短的时间,因而身体对疼痛愈发敏锐。

他几乎用了最大力气才让自己没有移动,只是手指一下紧紧的收紧了。

叶修没有停,一下压着一下的,几乎不给他喘息时间的打下去,臀上很快的肿起,再无一块稍微好些的皮肤。

伤上加伤最为难忍,叶修怕王杰希移动打伤了他,伸出手按在他的腰上,接上了下一下。

手下的皮肤布满冷汗,身体紧绷的像一截木头,王杰希牙齿几乎陷进了下唇中,随着下一下砸在了一道红肿的伤痕上,他难以抑制的挣扎起来,却被叶修牢牢的压在原地。

体力分明已经流失,却仍在做着毫无用处的挣扎,王杰希察觉不到口中的血腥味,只觉得疼,那些疼痛如刀砍火烧般升腾。

热熔胶疼的急,叶修将他的挣扎看在眼里,却依旧打够了数目才停下手,他将手按在王杰希的肩上,轻轻拍着,“放松,这是实践又不是上刑——别绷着,疼就喊。”

然而虽然这么说,叶修也知道王杰希不会喊出声来。压抑声音和忍耐疼痛一样成了他的习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排遣心中的燥郁。因此两人的实践很少会听到哭喊之声,测上限最厉害的一次,王杰希也只是红了眼眶,连眼泪都没流。

他总是内敛而坚定的。

王杰希紧紧抓着手中的枕头,棉花被他捏出了深深的凹陷,他努力想让自己放松下来,却依旧被不断升腾的疼痛逼的发抖。

蓦的身后一凉,叶修将冰毛巾放在他的身后,又把干净的毛巾给他擦去冷汗,“怎么样,还能继续吗。”

冰毛巾敷上后起效很快,王杰希也渐渐从疼痛中回过了神,他的声音有点哑也有点无力,“继续吧。”

“明天上不了班可别来找我。”叶修笑,起身去桌上取了最后一样木板,厚木板上带孔,王杰希身后的皮肤已经肿胀的不像话,仅仅是木板轻轻按压都会留下清晰的孔痕。

被优待过的皮肤又要迎来摧残,王杰希也不禁有些瑟缩。这样轮换着工具似乎更加重了疼痛,叶修用板子在他身后轻轻压了一下,果然感受到王杰希轻轻一抖。

他拿起了木板,问他,“用绑吗?”

绑缚带来的束缚感会从心理上让疼痛越发难以忍受,尤其是到了最后,很多被都会受不得绑。

王杰希此人却似乎分外不一样,他总在给自己强加更多的限制,比如尽量不动,不出声,而这会他也不出叶修意料的点点头,“绑吧。”

叶修从床的两侧扯出束缚带,将王杰希摆成了一个十字形,在手臂处各拦了一道,又在腰上和腿上各自绑好后,他在王杰希脖颈处拍了一下,“脖子就不挡了啊,别破相,还得上班呢。”

这样一来他连枕头都失去了,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只好将头侧放在床上,感觉自己是刀俎下的鱼肉。

“十五下,自己数着,不停了。”

仅仅是第一下就打碎了王杰希所有理智和防线,缓过一阵的皮肤越发经不起摧残,厚而重的木板不急不缓的落下,每一下中间都要间隔上一阵,而疼痛就抓着这样的时间差开始疯狂叫嚣。

王杰希庆幸自己已经被绑住,他已经没了对身体控制,只想挣扎着逃离一下又一下的木板带来的疼痛,那些疼痛仿佛直接刮在了骨头上。

他忍不住想要撑起上半身,却又在束缚带的作用下只能移动一个很小的幅度,失去了枕头,连借力的地方都没有,便只能任由指甲陷进自己的手心,印出深深的痕迹而仍不知疼痛。

冷汗一瞬间又一次流下,再次将衣衫浸湿,额头的刘海儿贴在额头上,王杰希早不记得打的是第几下了,只觉得这场疼痛漫长却也短促,他撑着那一口气挺着,呻吟声却仍断断续续的往外漏。

叶修打完第十五下立刻放下了木板,干脆利落的把束缚带解开后将王杰希揽在了怀里。

他身体紧绷到发抖,喘息的声音回荡在不打的房间中,叶修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等着他渐渐放松。

他又取了新的毛巾来给王杰希缓解疼痛,他一点点拭去他额头的冷汗。

王杰希因疲惫而闭着眼睛,叶修垂下头在他眼睫上轻轻落了一个吻。

“辛苦了。”

评论(7)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