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叶喻/微bdsm】光(3)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微涉周黄/双花,非主线不打cp tag了。

目录


第二天的聚会定在了一家自助餐厅,是个在G市也有连锁的店,主打是海鲜,地点在顶楼,360°观景窗,B市的夜景一览无余。
喻文州不想兴师动众,统共加一起不过五个人,请的都是他们当年玩的很好的,也留在B市工作的几个同学。
其实当初他们那一伙人,除了回G市的喻文州和回Q市的张新杰,基本上都留在了B市。
喻文州推门而入的时候,黄少天张佳乐和孙哲平已经到了,黄少天正遮着眼睛喊被晃瞎,看见他进来了就扯着他嚷这俩人秀恩爱过分了。
喻文州笑,问他你家周泽楷呢怎么不来。
黄少天泄愤一样的咬着一块取来的苹果,“他好巧不巧今天有台手术——我就说还是当老师好,我就不会像你们一样大晚上还要跑去做手术。”
张佳乐在一旁翻了个白眼怼他,“谁像你一样胸无大志啊,再说了你们要是像我和大孙在一个医院工作,也不用愁这些啊。”
黄少天刚想怒而回击,门又被推开了,叶修作为最后一个到的人一点自觉都没有,开口就是嘲讽,“我隔着门都听得到临床一枝花又在秀恩爱了。”
叶修和他们都不大一样,叶氏有自己的私立医院,在B市这样的大都市,私立医院在某些情况下更有优势,叶修在自己家的私立医院工作,见过的大人物只多不少。
张佳乐被叫了临床一枝花,刚想跳起来又被孙哲平给拉了回去,他突然反应过来叶修和喻文州这两个名字居然又同框了。
其实除了黄少天,别人并不清楚叶修和喻文州的真实关系,只以为是一对普通恋人,只不过再普通也不是一般朋友,后知后觉的张佳乐一时间就悄无声息了。
黄少天只怔了一瞬,立刻又滔滔不绝的谴责起了叶修,强行带过了一瞬间的尴尬,他拉起张佳乐和孙哲平率先走了出去,“来吃自助别闷在屋子里,取餐去了。”
被刻意凑在一起的两个人无奈,喻文州下意识的落后了半步,随后被叶修轻轻扯了下手臂。
喻文州立刻反应过来,加快了一点,和叶修走成并排,他有些无力,而叶修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和他闲聊。
“昨天晚上,不好意思,我…”
“没什么,叶哥。”喻文州轻轻打断他的话,“过去了。”
他将这三个字说的很清楚,提醒对方也提醒自己。
可是这样的提醒却不足以改变大学几年遗留下来的习惯,那些熟悉的动作随着叶修的再次出现几乎无法压抑。
喻文州记得之前他和叶修出去吃自助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在负责,对方的喜好和忌口都记的清清楚楚,因此当叶修随手把一碟烤好的虾夹起要放进盘子的时候,喻文州脱口而出,
“别,那上面有蒜。”
一句话让两个人都愣住了,其实叶修这几年在医院工作,忙起来根本没时间看菜里面是有蒜还是有葱,当年在大学里还保持着的一点富家公子的挑剔早消失的一干二净。
而喻文州还记得。
叶修拿着夹子的手顿了一下,正打算解释,喻文州却把他的餐盘递了出来,“放我这儿吧,不然也浪费。”
两个人随后又奇妙的回到了大学时候的模式,叶修端着两个餐盘无所事事,喻文州看到合适的就夹给他,几乎每一样都没出过问题,而他自己的餐盘里还是只有最初的那几个烤虾。
一个餐盘放不了多少东西,两人只能将东西放回去一趟再出来,正好碰上端着盘子回来的张佳乐。
他看见喻文州手里空落落的餐盘,问他,“你就取了这么点,不和口味吗?”
喻文州放下餐盘回,“没有——刚顾着看都有什么了,这就去接着取了。”
叶修和他又一次转到取餐区,喻文州这次留意了没让自己空手回去,却大多数时间想的都是叶修喜欢什么,冷不防自己盘子里多了一个扇贝。
“文州,多谢。不过不用这样,你说的,都过去了。”叶修放下夹子,向另一个方向走了开去。
喻文州低头看着盘子里的扇贝,叹了口气,的确是他喜欢吃的,而刚刚那些行为其实也的确是他习惯了,也想要做的。
他不知道原因,拒绝重复过去的明明是他,可主动捡起旧日习惯的也是他。
一趟取餐总算有惊无险,喝酒时候五个人只有孙哲平能喝上一点,其他人都是少的可怜的酒量,最后只取了点蓝莓酒聊胜于无。
叶修酒量是最差的,若说别人是一瓶倒他就是一杯倒,喝了几杯蓝莓酒后脸色就泛了红。
都是老熟人,叶修也没什么心理压力,他搁下酒杯起身,不理会黄少天的嘲笑径自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叶修用凉水扑了下脸,醉不至于,蓝莓酒的酒精含量很低,只是餐厅内温度偏高,他觉得有些晕而已。
洗手间跟外面隔开,倒是难得的凉快,因此他没急着起来,而是打算缓一缓再进去。
结果他过去了十分钟还没回去,反倒是把另外四个人吓了一跳,虽然谁也不相信这么小杯的蓝莓酒能醉人,但叶修的酒量也实在堪忧。
喻文州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我去看一下。”
他说的很理所当然,大学时候有一次全系聚会,叶修躲不过被灌了两杯啤酒,在卫生间里迷迷糊糊给他打电话喊着要走。
这一次叶修没打电话。
可去的还会是喻文州。
黄少天和另外两个人对视一眼,流露出了几分忧虑。
倘若不是知道事情,哪里会认为这两个人是时隔四年毫无联系?反倒像是缠缠绵绵欲盖弥彰。
喻文州走进去的时候看见叶修悠然的靠着墙壁着实愣了一下,也分不清他醉没醉,只好开口问他,“叶哥…?怎么不回去。”
叶修本来想解释,又突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时机,四年前他们分手分的如此仓促,以至于四年后也要探个究竟。
他一言不发的扯住喻文州就走,这家餐厅的环境着实是好,顺着侧门出去是一个露台,妆点的很有情调,不过此时非年非节,天气又凉,露台上就他和喻文州两个人。
“叶哥,你喝醉了,我们回去吧。”喻文州略略皱眉,露台连着室外,此刻他外套落在餐厅里,又没这些本地人抗寒的体质,一时间有些发冷。
“文州。”叶修点了一根烟,露台上只装了几盏妆点用的灯,亮度正好卡在什么也看不清和看的分明之间,模糊的光线里那点红色的火光却是分外明显。
叶修没有穿外套,他此刻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衬衫,透出一种沉静的气质来。
他面对着喻文州站着,道,“你这几年…有试过找别人吗。”
他语不惊人死不休,喻文州下意识的退了一步,dom有着绝对的掌控欲,哪怕他们已经分手了。
随后他就恢复了常态,他半倚在花藤装饰的墙壁上道,“工作忙,哪有时间玩那些。公立不比私立,上班迟到几分钟都要扣钱。”
叶修看着他,一句那你看我怎么样险些就要出口,被他及时的咽了回去,“那你现在,还会…”
“叶哥,我不想讨论这些。”喻文州又一次出言打断了他,这放在从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都是大学时候轻狂的事了…没必要再提了。”
叶修听着他把那些陪伴和交付的信任轻描淡写归成了一场轻狂的游戏,突然就生了点火气——哪怕他说他已经没有了这方面的爱好,也好过这样的评述。
叶修上前一步,以标准的壁咚姿势把喻文州困在原地,相同的身高却不会减弱叶修的气势,他语气陡然冷了下去。
“既然那时候的你是轻狂,那在餐厅里的你在做什么呢,心血来潮重复你的轻狂吗,还是…”
他笑了一下,用气声轻轻的道,“你根本摆脱不了?”

评论(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