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韩叶sp】没事打什么架

依旧是军校paro。
sp预警,体罚有。
小年轻叶和沉稳韩凑一起迷之好吃。
一篇短篇拖三天也是没谁了。



在韩文清急匆匆赶到,一眼看清了情况之后,简直火冒了八丈高。
叶修——他亲自带的宝贝学生,跟另一位教官陶轩的学生刘皓打起来了。
军校禁私下斗殴,或者说,禁止明目张胆的私下斗殴,只要不被学校抓到,不出人命,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然而也不知道是叶修点背还是刘皓要同归于尽,两个人竟然被军校校长,兼战时军部总长冯宪君撞个正着!
于是,两个人带上陶轩韩文清,四个人排排站被扯去了冯校长办公室接受训话。
军校中有两个不能忍,一是韩文清的瞪视,二就是冯宪君的训话。原因无他,任谁被连续喷上三四个小时,都会觉得忍不了。
因此出来后,四个人在一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惹谁也不能惹校长。
韩文清寒着脸,拽着叶修就往后操场走,只觉得自己如同一位带了个不省心的儿子的苦逼爹。
后操场地偏,被废弃的差不多,之后就被韩文清给占了去,专门用来教训学生,或者说,教训叶修。
叶修这回翻车翻的猝不及防,觉得自己的教官加恋人要是不采取点措施,他自己都发慌。
叶修不久前刚打了场架,很是流失了些体能,到了后操场,韩文清一甩手,叶修踉跄了一下,险些被他甩到地上。
“消消火消消火…我认错,啊?”
“闭嘴。”韩文清不买他的帐。
荣耀军校直属军部,叶修是上面点了名的要重点培养的指挥官,人都说指挥官最怕上头,转头叶修就给他来这种上头的事——让他怎么给他圆?
韩文清越想越火气上头,其实不用他说,叶修也能想明白,奈何谁都有年轻的时候。
“十圈。”韩文清指了下空地。
叶修站在了那环绕一圈的白色线上,二话不说开始跑。
后操场虽偏,地方却不小。军校中体能训练是必不可少的,但叶修侧重指挥一块,体能训练只是基础水平,十圈放在平时,也能跑,但是这会打完架体力大不如前,十圈就显得勉强了。
他跑到第九圈的时候呼吸已经凌乱,双腿也变得沉重,身上的几处淤青也被牵连的发疼,然而韩文清始终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掐表计时。
跑圈是有速度要求的,叶修怕他再加圈数,只能强行逼着自己不要慢下来,也因而更加加重了疲惫和腿部的酸疼。
十圈跑完,叶修喘了几口气,仍是以标准的站姿站在了韩文清面前。
“…报告,完毕。”
韩文清看了下时间,合上了手机,让叶修松了口气。
而随即,韩文清道,“俯卧撑。”
他思考了一下,“我喊停就停。”
叶修听完这句话险些给他跪下,上一次他被这样罚,一直做俯卧撑做到趴在地上动都动不了,只恨不得抛掉一切求他喊停。虽说韩文清有把握,只是过度疲劳,但是那种全身散了架的一样的酸爽实在是让叶修不敢回想。
因此他站在原地没有动,侧过头去瞟韩教官的表情,希望在黑脸上看到一点松动的缝隙。
很遗憾,并没有。
叶修认命的俯下了身,双手撑地,摆出一个标准的俯卧撑姿势。由于不用查数,叶修干脆大脑放空。
他的每一下都很匀速,军校的就读生活练就了一身流畅的线条,他是偏瘦的体型,因此看起来有些单薄,而在撑住地面的时候又是稳定而有力的。
那是近乎完美的青年的体型。
就如同冉冉升起的星。
因此便更不能过早折损。
韩文清一边观察着他的身体状态,一边默默的在心中计数。
体力所剩无多的叶修很快便感受到了疲惫带来的痛苦,不同于鞭子带来的疼痛,而是一种从里到外的酸痛感,让人手臂和双腿都难以自持的发抖。
很快额头上便滚了一层汗,顺着脸颊流下来,滴滴答答落在水泥地面上,很快汇成了一小滩深色。
“老,老韩啊…”叶修动作不敢停,只能一边喘气一边开口,他现在几乎全凭意志在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黏黏的粘在了身上,头发也被打湿,一缕一缕贴在额头上。
“换个…换个项目成不?”
韩文清知道叶修马上就到极限了,因此听到这句话后真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叶修因脱力而顾不上形象的趴在地上,有点心疼的伸出手,把人扶到了一侧的长椅上。
过了将近十分钟,韩文清问,
“能走?”
叶修赶紧点头,“能能能,除了让我做俯卧撑什么都能。”
韩文清露出了一点笑意,看在叶修眼里就成了不怀好意,“那走吧,刑罚室。”
叶修:“……”
虽然早知道逃不过去,但还是心里发虚,挨打这种事也是分状态的,身强体壮和如今虚弱不堪感受到的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
他缓了一会,但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一路跟着韩文清走到就出了一身汗,趴倒在刑罚床的时候手都在抖。
“老韩,能绑吗。”叶修真不确定自己这种状态会不会直接控制不住身体滚下去。
“你还有力气动?”
韩文清扯去了他下身的布料,从两侧将束缚带拽了出来,手臂,腿,腰上都被扣上了束缚带,他想了想,又在叶修颈后拦了一道。
叶修笑,“怕我破相啊?”
韩文清不理他,拎起了一旁的武装带,轻轻的搭在了他臀上。
温热的皮肤碰上偏凉的武装带,叶修轻轻抖了一下。要说最受不了什么工具,一是鞭子,二是武装带,都是可以撕破皮肤的工具,而打完后的伤药消毒简直不亚于第二场酷刑。
叶修活动了一下,绑的很紧,他抿了抿唇,等待着身后疼痛炸开。
韩文清猛的抬手,狠狠的抽下了第一下,接着他停都没停就是稳而准的十下,不大的一片皮肤飞快的变得红肿。
在落下第一下的时候叶修就忍不住挣起来,明明已经酸痛的不想动一丝一毫的身体又不知道从哪里汲取来了力量,想要摆脱绑带的束缚,半干的衣服又一次被冷汗浸湿,叶修用力的咬着下唇,撕扯出了一个伤口,却没能让他冷静下来,那些痛呼声挡也挡不住,从唇缝齿间不停往外跑,又被他努力的想咽回去,听起来如同呜咽。
韩文清听的手一抖,不由自主的就停了,他伸出手在人的眼角触了下,问,“哭了?”
“…没有。”
确实没有,虽然抵抗能力大大下降,但还不至于十下就哭。
“那我就继续了。”指尖没触到湿润,韩文清略略放心了些,又提起了武装带。
他这次打的慢了不少,怕叶修挺不住太剧烈的疼痛,也为了时刻看着他的状态。
有了时间空隙,叶修总算能有缓口气的机会,他尽力不想给本就疲惫的肌肉增加负担,然而不管慢不慢,疼都是一样的疼,随着数字渐渐攀上了三十,叶修再也没能放松下来过,身后的疼痛增长的不快却持续,一点一点逼向他的临界值。
叶修干脆放弃了挣扎,一声声闷哼随着武装带的落下回荡在狭小的屋子里,身后的皮肤肿的不像话,严重之处已经渗了血珠,被流下的冷汗浸的愈发的疼。
束缚带因为挣扎而勒进了皮肤中,压出了深深的凹陷,叶修的喘息声越发的凌乱,随着第三十五下的落下,他忍不住骂了一声,“操!”
韩文清立刻停下了手,他几步走过去,一只手揽着他的肩,一只手去垫他的额头,“疼就喊,嘴唇不要了?”
这句话仿佛有着惊天动地的效果,一举砸破了叶修最后的防线,惨叫声破口而出,充斥在安静的空气里,震的韩文清手直发抖。
过了好几分钟叶修回过神来,他才发现他的额前垫着老韩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淌出来的眼泪粘了他一手。
叶修迅速眨了眨眼,一种难得的尴尬漫了上来,他干咳的一下,拖着嘶哑的声音道,“咳…这体力不足就是不好扛啊…”
韩文清没揭穿他,只是帮他束缚带解了开,“有点出血了,得上药,不然就这么穿上容易感染。”
叶修听完脸色就变了,随后又被他生硬的转成了半笑不笑的表情,“不,不能…这刑罚室哪有伤药…”
韩文清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药,叶修只好消音。
军校的人受伤是常事,伤药的愈合效果很好,美中不足的就是药性烈,涂药堪比上刑。
韩文清侧坐在他的旁边,拧开了药瓶,冲鼻的味道一下子就弥漫开,叶修觉得自己光是闻着都疼。
他挪了挪身子,把手伸到后腰上,韩文清会意,伸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顺势压在了他腰上。
“忍着点。”
叶修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随后就是毁天灭地的疼痛在伤口上炸裂,他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是破口的一声惨叫。
药棉带着伤药压在伤口上,如同一把刀子在刮,轻微的移动都仿佛直接刮在了骨头上,叶修疼的全身发抖,他紧紧的攥着韩文清的手腕,布满冷汗的手滑的握都要握不住。
韩文清反过手将叶修的手握成一团在掌心,更加用力的按压住他,扔了几块药棉,又换了新的,犹豫了一下,擦上了一块分外严重的伤口。
只一瞬,叶修就奋力挣起了上半身,他死死的仰着头,张着唇喊都喊不出,以韩文清的力气竟险些没压住他。
韩文清知道,这会上药和接着抽武装带在疼痛上没区别,可也只能继续,叶修整个人抖的停都停不下来,眼泪无意识的涌出了眼眶,混进了汗水里。
待到韩文清收了手,他才刚刚倒过一口气一般的喊了出来,韩文清没办法,只能尽量搂紧了他,他慢慢的道,
“叶修,我想有些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
“我得给陶轩个交代,给校长个交代。”
韩文清垂下了视线,看那个年轻的,本该自由轻松的,可称之为孩子的人。
“我也得给你的未来一个交代。”
叶修没说话,他喘息渐渐平稳了下来,半晌,他才转过了头,正对上韩文清沉而黑的眸子,瞳孔里完完整整倒映一个他。
“抱歉,之后不会了。”

评论(8)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