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韩叶】支配与服从(二)

私设重如山系列。
lo主凶残!
有sp,虐身预警!预警!预警!
我就是这样一个热爱挖坑然后慢慢填的人!
且看老韩如何把处了好几年突然要分手的对象给哄好bushi



当长鞭兜着风声砸下来的一刻,叶修出离的平静,他似乎想用这样的平静来对韩文清无声的叫嚣:松弛剂根本就是你多此一举。
韩文清此时心中的怒火开始渐渐给无力和茫然让位,他们不是第一次起冲突,却是第一次谁也不肯退让。
联盟的惩处单不会因为叶修杀死了关键人物就取消,只能减刑,鞭子数目由骇人的80减到了30,却依旧是个不小的数目。
韩文清下手依旧是准而稳的,第一鞭,臀上迅速肿起了一道红色的檩痕。
叶修动也不动,一声不响,他以前除非痛的厉害,都会选择和韩文清调笑几句来转移注意力,而今天他只是沉默的抿住了唇。
韩文清也没有说话,只是按着同一个速度一鞭一鞭的打下去,每一鞭都压着最疼的那个时候落下,十几下后整个皮肤就变得一片红肿。
寂静中鞭子破空的声音显得愈发尖锐。
叶修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冷汗却已经出了一层,下唇被咬出了深深的牙印,鞭子的疼炸裂一般沿着薄薄的皮肤直接蹿上大脑,他一向受不得鞭子,能躲就躲,实在不行宁可换成军棍,再加上如今发烧在身,才过了三分之一左右的数目,他就已经觉得有些头晕眼花难以承受。
韩文清手没停,下一鞭去无可去的落在了伤痕上,鞭痕重叠之下迅速的见了血,鲜红的血渐渐从苍白的皮肤渗出来,叶修一下就攥紧了拳头,死死的咬着牙不肯出声。
眼下他被绑着,也没有个可以借力的地方,只好通过其他部位的疼痛来缓和身后油泼刀砍似的剧痛。
绑缚带是特质的,挣扎的越厉害勒的越紧,这也就是之前韩文清要用松弛剂的原因,仅仅是这一会,绳带已经陷进了皮肤里。
韩文清看着那片惨不忍睹的皮肤,手中的鞭子变忍不住慢了,给了叶修更多缓冲的时间,他却故意一般不领情的道,“怎么,精神力用多了手没力气了?”
他不提精神力还好,一提那些被心疼压下去的火气腾的就冒了出来,张牙舞爪的开始侵吞韩文清的理智。
韩文清狠狠的一鞭子甩了下去,随即停也不停,飞快的下手,直接把鞭子数给连到了30结束。
叶修立刻再也想不起来他之前想要做到的一动不动,血腥气漫开在整个口腔中,视线一片模糊,他下意识的要挣起来,却被手臂和腰部的束缚带死死的捆在原地,绳带紧紧的收进皮肤,而这样疼痛在鞭伤的对比下显得微不足道。
整间刑讯室异常的安静,连一声呼喊都没有,只有叶修急促而混乱的喘息回荡在房间中,冷汗顺着额头几乎淌成了水流,他被激的眼眶发红,过了十几分钟,叶修才缓过了这一口气,视线渐渐清晰了起来。
体温因为外伤又一次升高,叶修只觉得头疼欲裂。
韩文清停了半晌,才慢慢伸出手,轻轻搭在了叶修的肩膀上。
手掌下的身体早已布满冷汗,薄薄一层衣服挡不住皮肤的滚烫热度,肌肉绷的死死,抖的停都停不下来。
韩文清皱了皱眉,叶修不是什么新兵,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他忍不住开口问他,“你…解药副作用还没退?”
叶修疼的浑身无力,也懒得管韩文清在干什么,听了这句话几乎要笑出声,“你去大雨里泡一阵,看你发不发烧?”
韩文清被这句话噎的一窒,刚刚在屋子里叶修红的不正常的脸色、毫无抵抗的顺从立刻有了解释,他一瞬间就懊恼起来,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任由气氛回归沉寂。
等到叶修不再抖了,韩文清蹲下身去解束缚带,勒的太紧,他只好用匕首划开,不过血的皮肤一下子被解放,叶修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慢吞吞的从刑床上下来,他看了看欲言又止的韩文清和悬在半空的手,叹了口气。
“…冷静一下吧。”


联盟的惩处早都不是罕见的事,联盟政阶从高到低,除了医护人员,几乎没人没接过惩处单。
如叶修这种政阶高资历老的,简直是经验丰富。
而这次他例行休养伤假,陪着的却不是韩文清,而是黄少天。
“我说老叶你是不是脑子烧傻了,跟韩文清互怼,你真是个勇士啊。”黄少天刚刚听完叶修的这一场叙述,觉得他实在是有点发昏。
叶修也有点无奈,“可能吧。”他将视线转了个方向,透过玻璃落了向无限远的地方,“有时候觉得,韩文清才是撩火的一把好手,可比哥嘲讽多了。”
“啧啧啧就事论事啊,别把联盟第一脸T的锅往别人头上扣。我说…你这么多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们关系太特殊了,普天之下可能都找不出第二份。”
黄少天谈起情感问题时候也很有专家范,“实话说,你俩刚在一起的时候文州就跟我说,说看起来是好事了,但实际上早晚得出问题,不说别的啊,就韩文清那个脾气,真的…”
叶修笑了一下,“文州分析帝真是名不虚传,情感问题也猜的这么准,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想的你不早就问过了?”
“所以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黄少天忧愁的抱了个苹果开始啃,“那会你忙着四处撒狗粮答案哪能作数,老叶你跟我讲实话啊,远的不说,就你这回说的那些话,到底是气话,还是…有点真的?”
不久前的一幕幕在叶修脑海中电影一样反复播放,他沉默了几分钟,才慢慢开口,“大部分都是气上头说的…”他艰难的说完了剩下的话,“但那时候被支配的愤怒和不甘心,是真的。”
他好像一下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挥了挥手,“行了哥自我调节能力挺强的,你快训练去吧。”
黄少天难得的没有嘲讽回去,反常安静的带上了门。
然而安静这种事对黄少天来说非常的艰难,一下了训练,他就开始拉着喻文州念叨。
“我以为过了这么久老叶应该习惯了,或者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反应啊,你说他俩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文清那暴脾气不是头一回跟叶修打起来了啊。”
“可是这是叶领队第一次连回手都没有。”喻文州一针见血的道,“从前要么是韩队主动道歉,要么是叶领队自己当没事发生,哪怕武力冲突,也从来没有过…一边倒。”
“那老叶为什么这回…”
“身体不适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应该就是疲惫吧。他们两个都身处高位,有着锋芒毕露的实力,却偏偏被加上了一层荒诞的关系,韩队是支配方,很多时候…他没办法真正体会到服从方的感觉。”
“叶修强势了太久,他在面对服从者这一身份时并不像他表现的那么游刃有余,他在害怕。”
“那他在怕什么?怕韩文清对他做出不好的事——不可能,这两个人之间的信任度有目共睹。”
喻文州慢慢的摇了摇头,“不,恰恰是高度的信赖,以至于引起了他对也许随之而来的依赖的畏惧。”
“他怕自己真的变成一个服从者。”
而与此同时,神情严肃的张新杰正在对韩文清说着相似的话。
“队长,你对叶领队的担忧并没有错,但是我认为以他的实力和地位,不会轻易出意外。”
张新杰道,“叶领队对你支配者的身份很信任,可是支配者这样的身份似乎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你…队长,叶领队的决定很对,你需要冷静。”
他敲了敲手中的笔记本,上面画了一个折线图,还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文字,“任务回来之后,我做了个简单的整理,近一年来,你们的冲突有明显增多,我个人认为,这和支配者这个身份的长期存在不无关系。”
“队长,你需要真正明白你们之间这种另类的关系。”
韩文清看着那一片文字,神情怔怔,可能正如张新杰所说,他在不知满足的用这种身份去满足自己那种占有欲或者保护欲——他似乎总在忘记,他的爱人是可以和他并肩,甚至超越他的鹰。
只是这世上悲剧太频繁,战场上无时无刻不在破碎着一个又一个美满,他总在恐慌他就是下一个主角。
强烈的不安,无可能的掌控。
近乎死局。
他们从联盟之初最混乱黑暗的年代走来。
韩文清总在一往无前的战斗。
也在彷徨迷茫中忧心忡忡。
支配者的身份是诱人的毒药,他控制不住的去饮鸩止渴。
如今终于作茧自缚。





w不知道这样用其他几个人的视角写了一波有没有清楚点…就我个人对老韩这个人的理解,他是个占有欲偏强的人,再加上叶修有时候那种不管不顾的无所谓精神,两个人肯定要不断冲突磨合,就算在一起两三年了还是要磨合的x
实话说这一章写的我也很纠结,w有别的想法也欢迎评论或者私信来讨论ovo

评论(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