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韩叶】处罚

依旧sp高能预警!高能预警!高能预警!
三次同学退散!退散!退散!
剧情什么的,忽略一下吧。
拍爽了才是目的。


叶修刚回到总部休息室的时候,就觉得气氛不对劲。
他们这次出的是sss级任务,是聚集了联盟所有精英的临时分队,他这个已经退役的人本不该出现在这次任务中,只是任务紧急重要,他才回来做技术战略部署。
休息室的灯开着,很明显里面有人,但却没有声息,叶修一转头,看见了站在屋子里,面沉如水的韩文清。
虽然不想承认,但叶修还是动了转身就溜的念头。
“…老韩,出了趟任务不嫌累啊,还站着。”
“没你这个领队累。”韩文清看了他一眼,语气冷冷。
叶修现在可绝对算不上从容,他计划的战略部署在一处执行的过程中出了点问题,这次分队主力人数不够,各家也都带了点自己的人,孩子到底年轻,中了套,叶修情急之下亲身去救,炮火生死里滚了一圈,虽然没丢了命,但也是一身伤。
也难怪韩文清火大。
他只得苦笑了一下,“我这次出任务挂的霸图名下,那就由你处置了。”
韩文清冒着火,正愁没处发,这人敢迎着枪口上,他还能退?
“霸图的规矩什么样你应该清楚,不是平时跟你玩,说停就停。”
这样的方式来解压他俩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叶修才会想出这么个主意。
他笑了笑,率先抬步推开了刑罚室的大门,“清楚得很。”
霸图的刑罚室和韩文清一样都是干脆利落型的,没什么花样,但直来直去的叫人看了就觉得疼。
叶修看了一圈,简易床很明显不是给他用的,就只剩下一个刑架了。
刑架设计的对称又刁钻,一看就是张新杰的手笔,没有束缚带的话,人趴上去借力比较难,多要靠手臂和腿的力量来支撑。
叶修手搭上去的一刻就知道,完了,早晚趴下。
韩文清直接拎起来一条鞭子,摆了个审讯的架势,他拿鞭子手柄敲了敲叶修的肩,“趴好。”
随后他干脆利落的抬起手,鞭子在尖锐的破空之声中落到了皮肤上,瞬间就扯出了一道血痕,“领队的职责,是什么?”
叶修搭在刑架上的手飞快的手紧,又迅速松了下来,抗刑的时候绝对不能绷的太早,不然后期没力气了就任人宰割了。
韩文清鞭子下的重,叶修刚刚那一圈逃命虽然没有重伤,但终究还是落了些擦伤,这会再撕个伤口,也实在没那么好过。
他喘了口气,“技术战略部署,提供后方智力支持。”
韩文清干脆利落的又是一鞭下去,交错成了个x型,“没有解释?”
“…啧老韩你是不是被传染了,还打成对称的。”叶修答非所问,果不其然又挨了一下,他抿住了唇,等那疼痛稍微过去了一点才道,“战术是我定的,我不能看着人死在那里。”
说完这句话,叶修就合了眼,一副就不打算再开口的样子。
韩文清本来渐渐消下去的火又上来了,“那你是觉得,你死了,就行了?”
这回他没在留给叶修回答的机会,接连着十下都抽在了第一鞭的位置上,伤上加伤最为致命,鞭子稳准狠的撕破了皮肤,鲜血渐渐的渗了出来。
叶修本来还想着放松,没想到韩文清一上来就这么狠,一下子就收紧了手指,死死的攥着那根粗糙的横梁。
疼痛之下力气会开始流失,叶修只能尽量用手臂去负担一些腿部的压力,他还没来得及倒完这口气回话,韩文清的下一鞭再次到了。
谁知道这一鞭下去叶修的反应让韩文清吓了一跳,他用力的仰起了头,几乎要从刑架上弹起来,却又抓着横梁不肯让自己太失态,几乎是一下,冷汗就汇成了水流,冲过皮肤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
在这一鞭子下来的时候叶修什么感觉都没了,就剩下一个大写的疼字在脑子里撞,撞的他腿只发软,靠手用力拽着才没滑到地上。
不是鞭子的问题,而是他身侧有个弹药的擦伤,不深,但是也火烧火燎的疼,那位置比较偏侧身,韩文清拽了他衣服就上手,一下子还真没看见。
结果鞭子也跟着不长眼睛,正正当当甩在了伤口上,当场甩了个血肉飞溅——叶修实在没防备这么尖锐的疼痛,一下子就咬破了下唇。
这下韩文清总算看见了那道灼伤,又心疼他又觉得来气,怕鞭子太长再伤了别处,随手就抓过来一根短棍,一手按住了叶修一手飞快的砸了十下。
“还知道疼啊?刚才上刑架时候不还挺从容不迫的吗?”
卧槽!
这是叶修的第一个反应,随后就是一阵钝痛涌了上来。
短棍这东西别人用也就那么回事,但换了韩文清的手劲就快成了凶器,他就要支不住往下溜,却被韩文清的手死死的按在了原地。
棍子停了,韩文清手却还没拿开,也幸亏了他没拿开,不然现在叶修就得脸着地。
他一边缓气一边用手把自己往起拽,灼伤处缓过来一点,一时间也有了点力气。
他把脑袋靠在刑架上,勉强笑了笑道,“要求我提的,总不能怂的太早啊。我刚瞟了眼规制…接下来都得军棍了哈。”
说完他看了一眼韩文清手里明显轻的短棍,“霸图现在不是吧,穷的军棍都买不起。”
真他娘的欠揍啊。
韩文清从一堆棍棒里把沉重的军棍拽了出来,拿着一头点了点叶修的腰,“既然按霸图的规矩走,就趴正了。”
“行行行,我看你是真被张新杰传染上强迫症了。”叶修正了正身子,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韩文清下手,原本绷起的身体也慢慢松了下去。
就在叶修已经准备开口调笑的时候,韩文清的棍子便砸了下来。
“…!”叶修闷哼了一声,声出到一半就被他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这回韩文清没让他报数,棍子砸的疾风暴雨,几乎没有停歇的时间,一口气连到了二十。
叶修最受不住连着打,连个给人反应调整的时间都没有,劈头盖脸的就是疼,疼痛好像已经不局限于挨打的一个地方,顺着皮肤神经蔓延到了全身,疼的腿直发抖,手也开始渐渐没力气,他本想着撑住一口气扛到最后,结果还是被这连的一阵打的没了脾气,身体直往下滑,已经变成了勉勉强强吊在刑架上。
他妈的张新杰,搞这么个刑架折腾人。
叶修恨恨的骂了一声,疼起来身上是真没劲,他大口喘着气,侧了头去看韩文清。
“老,老韩啊…扶一把呗。”
韩文清皱了眉,看这反应也知道叶修疼的挺狠,也知道这刑架是折腾人,于是走过去搂住了人,触手便是一层冷汗。
他没把人往刑架上放,而是一路拽着放到了行军床上。
“哎待遇真好,我以为你得给我绑上面。”身体有了支撑,叶修立刻就松了口气。
“嫌打的轻?”韩文清瞅了一眼他,“这不是刑床,没地绑你去。自己绷着别动,动了加数。”
“……”叶修难得没再回应。
不能绑,不能动,比刑架轻松了也有限。
身后棍子又一次夹杂了风声沉重的落下来,皮肤经过了一小阵的歇息变的更加敏感,行军床上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叶修只能拿手死死的攥着一层薄薄的床褥,下唇转眼又上了新色。
这回韩文清打的慢了一些,却掐的很好的节奏,就在马上缓过来的一刻打下去,一下接着一下,叶修只能死死的撑着那一口气扛,手指因为用力而发白,床单也被扯的没了模样。
疼痛像指数函数一样翻了倍的上涨,打到五十的时候叶修整个人身体都在抖,只是强行的趴在原地没敢动。
“我不是说年轻人的命不是命,但不该你去救。”韩文清手没停,却蹦出这么句话。
他也知道叶修现在疼的绝对没力气开口,也没等,接着说道,“现在不是你一个人带兴欣的时候,不需要什么事都亲自去做,这次的队伍这么多精英佣兵,需要你个领队逞英雄?”
韩文清本来火气都下去点了,结果越说越生气,棍子的速度又开始加快。
叶修本来想争辩点什么,结果这下被打的彻底开不了口,疼痛如同热油一样泼了满身,连手指都疼的发软,他咬着牙把自己绷成了一块石头,也没脑子去想什么抗刑技巧了,只觉得疼,疼的他想问候韩文清的十八代祖宗。
操啊。
叶修在这样的速度里到底没忍住,嗷的一嗓子就喊了出来,倒是真把韩文清给镇住了。
…妈的,太丢人了。叶修想。
…又不冷静了。韩文清想。
于是空气诡异的沉默了下来,只剩下了叶修不断的吸气声。
“我说…老韩,你审讯课花钱过的吧…哪有都不让人回答的审法啊。”
“那你现在答吧。”韩文清还真放下了军棍。
叶修:“……”
让他说什么?说因为那一刻离的最近的救援是韩文清,所以他才说不出命令亲身去救?
不行,矫情度max。
“让你说你又没话了。”韩文清叹气,他也实在是没法了,脑子长在人身上,更何况易地而处,韩文清真不敢说自己就能绝对的冷静。
只是气那个人从来不把自己当回事。
那么多人担心他一个,他却是最悠闲的。
能不来气吗。
“打完吧。”叶修突然说了一句,觉得自己这找揍的德行是真没救了,“完了带哥去睡觉,折腾一天累死了。”
…说的跟他挨完了能睡着一样。
韩文清无话,这回没再那么苛责的要求,一只手按在了叶修的腰上以便压制,“最后三十了。”
最后三十韩文清砸的很快,叶修也知道这人不是拖泥带水型的,但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挣扎了起来。
他怕缓,缓完了再加的伤更疼,几下就让他直接撑起了上半身,但腰被韩文清压着,他本就疼的发软,根本没力气挣来,支的撑不住又重重的磕回了行军床上,起起伏伏的一顿折腾,疼痛却压根没减少,反而愈演愈烈,像是趟过火海一般的疼。
叶修又一次嚎了一声。
嘶哑的声音破口而出,钻进了韩文清的耳朵里,却没让他停下,只是棍子到底慢了一拍。
说不心疼是假的,可说不想打他也是假的。
最后一下棍子落下的时候,叶修如同濒死的鱼一样狠狠弹了起来,韩文清顺势松开了手,搂着人坐到了行军床上。
“好了。”他按着叶修的肩膀,叶修毫无声息,只有身体还在不停的发抖,显然还在挺着未散的余痛。
“放松…还说我审讯课不过关,你这抗刑课也得花不少钱。”
韩文清难得跟着叶修开玩笑,好像真起了好效果,叶修渐渐停下了发抖,抬头看韩文清,“老韩的冷幽默…嘶,真不容易啊。”
韩文清等他又缓了十几分钟,敲了敲他后背,“走吧,回宿舍睡觉。”
叶修抬眼,怨念的道,“霸图队长这么没人性,让哥自己走回去啊?”
韩文清:“……”
诚然,这是个有点毁形象的事。
诚然,韩文清有点抹不开面子。
但最后他还是叹了口气,一把把叶修给抱了起来。
叶修很满意的享受了这个不柔软但是很温暖的怀抱。
当然,以他的下限,绝对不会觉得公主抱有什么丢人的。
这可是秀恩爱的好机会啊。叶修想。

评论(10)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