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喻黄】一起去上课/糖

一块不知道是什么的糖。
甜甜甜。
微双花。
突如其来的脑洞√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众人都是师范大学的学生,平时很喜欢在周边居民区接点补课的活来挣点零花钱。
黄少天是学化学的,他接的学生大多补的是初中化学,暑期将至,读作勤工俭学写作懒得回家的黄少天同学,又一次踏上了补课之路。
这次他去的是个蛮大的教室,除了他负责一对一的小屋子以外,外面还有个大屋子,十几个学生,看起来像高中生。
黄少天先是感慨了一下岁月流逝自己马上大三了,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始准备给小孩讲化学。
屋子的门隔音不是太好,因此外面说什么黄少天也都能隐隐约约听清一点,比如他发现外面那其实是群文科生,天天社会主义马克思的。
他拖着腮,打心底同情这些文科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他又去上课了,然后路过的时候很是不小心的听到了一句窃窃私语。
“你看那个声音特别受的老师又来了!”
????
黄少天觉得黑人问号也无法表达他此刻的内心。
什么破学生!一点都不社会主义!诅咒他们文科崩掉崩掉!不同情了!哼!

气鼓鼓的黄少天在下了课后越想越不服气,于是去找了隔壁寝室学生物的张佳乐,并在被对方的壁虎吓的如同一个壁虎之后,心惊胆战的坐了下来。
“张佳乐,我跟你说个事。”黄少天义正辞严的道。
“怎么了,你觉得喻文州有别的男人了不爱你了你想分手?”张佳乐跟壁虎脸对脸,不经意的回了一句。
…黄少天现在简直想把那只壁虎塞张佳乐脑子里。
“你说,我声音受吗。”
“你哪只声音受啊,你人不都是受吗,喻学生会长亲身检验。”
“……”
黄少天觉得他应该拿点硫酸过来,浓的!
不过张佳乐虽然说话不是很靠谱,虽然他出的主意更加不靠谱,虽然他整个人在黄少天眼里都不太靠谱,但黄少天还是相信了张佳乐出的一个主意。
“你不是觉得你声音和喻文州没差多少吗,那我给你出个招。喻文州他也是学化学的,下堂课你让他代你去,看看什么反应,要是喻文州也被说声音受了,那…”
“胡扯,我家文州声音一点都不受!”
“废话我家大孙声音也不受!”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比方!就是打个比方!”
不过明天下课后黄少天想把张佳乐打成个比方,就是后话了。

为了防止这群知识面很广的文科生没有对比,黄少天特地让喻文州把正在教的那个学生约来了一起上课。
“怎么了少天?”喻文州有点不解,“少天你最近嗓子不好吗,听着有点哑。”
努力让声音攻起来的黄少天突然不知道怎么解释,“没,没有的,文州文州去一次嘛!”
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黄少天。
黄少天努力神色自然的回看了看喻文州。
“文州——”
呃,冷不丁回复本音,破音了。
“…那我问问吧,你注意休息。”喻文州将信将疑的给了黄少天一瓶喉宝。
他坐在寝室里突然觉得,他似乎应该去找一趟张佳乐。

下课的时候黄少天还是很信心满满的,毕竟他今天可是特地伪了一下声音才讲课的,一定能和喻文州拼个高下!
而且就他这么多天的观察,这些文科生对于每一个年轻男老师的评价基本上逃不过攻受两个字。
“世风日下啊…”黄少天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结果他在一片寂静中走到了门口,在防盗门即将关严的一刻,他听到了一声尖叫。
“天啊!现在都流行上课带着自家小攻吗!!”
黄少天一低头,发现喻文州正拽着他的手,可牢可牢了……
????黄少天一脸懵逼,并表示喻文州你大爷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在听着黄少天叨逼叨了一路以后,喻文州从善如流的把黄少天扯进了自己寝室。
然后再从善如流的圈着黄少天靠在了衣服柜上。
“文文文文州你干嘛这还是白天——!!!”
喻文州弯了眸子,吻上他喋喋不休的唇。
“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我听过的,用最好的声音说出的最美情话。”
…黄少天觉得,他还是羞涩的闭上眼比较合适。



我的天啊我更新了!
不敢置信。




评论(1)

热度(34)

  1. 居老师的睫毛成精了!!!程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