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周黄】能不能好好当杀手了

与原著无关。私设有。
只是单纯的想发个糖。
不正经,不严肃,不缜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狗粮还是很好吃的。




近日来,轮回的大当家周泽楷委实有点不顺心。原因无他,只因一向各自为事的蓝雨妖刀,近日来偏偏同他过不去。
周泽楷的职业,简单通俗点说,叫拿人之钱办人之事,只要有钱,杀人保人,任凭吩咐。
周泽楷是道上出了名的人,一般他想保的,便没人再敢动。可是这个没人里面,一定要把蓝雨的那位黄少天给剔出去,这位有着妖刀之称的人从来都不会畏惧什么第一人的称号。
于是周泽楷头痛的更加厉害了。
而被保护人也很头痛。他花了大价钱请周泽楷,却没想到引来了黄少天的刺杀。
实在是得不偿失。
虽然周泽楷人帅颜好,但他毕竟是个正常人,身边如影随形跟着一个,委实受不了。
这一天他正睡梦里睡的香甜,便被客厅里的打斗声给惊了起来。
他一边叹气一边爬起来,觉得这位第一人好归好,但却心软了些——至少对这位黄先生是这样的。
夜幕沉沉,月光幽幽荡过了窗柩,漫开在装修恢宏的客厅内,周泽楷沉默的站在客厅中间,对面的窗台上,斜斜的坐着个黑衣少年。
黄少天坐在月光里,一双眸子较那月色还亮上几分,他咧着嘴笑,一脚踩窗台一脚蹬暖气,不似个行刺的,倒像个地痞流氓。
“周泽楷我跟你说,我这也是奉命办事,这个人我还就非要不可了,我这名号可不是乱传的,你还能一生一世保着他不成?莫要让我逮到机会,否则我绝对让你那出手必成的记录终结,你不信?我……”
黄少天这个人最大的缺点便是话多,杀一个人之前,总要絮絮叨叨说上一大串才肯动手,而且被杀之人觉得,这个人幸亏是一个杀手。若他保护别人,那人只怕未被杀死,先被烦死。
但周泽楷站在那,很是淡定,不说也不动,非常符合他只做不说的风格,沉稳到沉默。
“我靠我说了这么多人家都被吵醒了你居然还一点反应都没有,你是不是带了耳塞啊。”黄少天气急败坏的从窗台上跳下来,愈发有了流氓的气势。
“砰。”
他一脚踢上了卧室门,“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脑袋拧下来。”
生气的剑圣不可惹,切记切记。
周泽楷忍不住笑,他觉得这样的黄少天很好玩。
像个被踩了尾巴的猫,愤怒的亮出尖锐的爪子,却不知道该发动什么样的攻击,只能那样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危险又有点滑稽。
“笑屁啊。”他手一扬,黑洞洞的枪口顶上了周泽楷的脑袋,“说,这人你给还是不给!”
周泽楷沉默,从头至尾,除了笑了一下以外沉默的让黄少天想爆炸。
他又摸了摸怀里,摸出来一把小刀,危险的笑了笑,“再不说话,我就让你永远说不了话!”
周泽楷无可奈何,只好说话。
只是他说话比不说话还令人动火。
“说什么?”他道,配合着无辜的表情,逼真的很。
“事急从权,只是亲了一……”周泽楷说了一半,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我靠,你还好意思提,只是?你还想怎么样啊,那个女人是不是特别好看啊,你是不是觉得保护女人特别好啊,所以急急忙忙又接了个任务结果没想到是个男的?”
被保护人觉得,自己一定是第一个后悔聘请周泽楷的人,因为不但睡不好觉,还要被迫吃狗粮。
只听声没画面的那种狗粮,新生产的。
周泽楷有点心累了。
不是因为命在人家手里把着,而是因为这个事情很难解释清楚,需要说很多话。
可是以他的性格,怎么说才能让黄少天明白,他急急忙忙接了第二个单子不是因为他想要找漂亮女人,而是因为怕呆在家里惹他生气?
无知的周先生,在询问江波涛之前,愚蠢的相信了眼不见心不烦这个定理,躲出了黄少天的视线。
所以黄少天不是无理取闹这个结论,也勉强说得过去,当然——只是勉强。
周泽楷运转了一下大脑,决定说不如做。
他一向是个行动派。
于是他抬起头,对上了黄少天星辰般的眸子。
“看什么看,老实交代,不然不让轮回给你发工资。”语气霸道,犹如轮回老板。
“那就花你的工资。”周泽楷坦然。
随后周泽楷却猝不及防的唰的抬起了腿只踢黄少天膝盖,黄少天吓了一跳,幸好还记得不能开枪,而握着刀的手本能的缩回想要防守。
手缩在了半空,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抓的紧紧。
周泽楷也没有真的踢到黄少天。
他往前迈了一步。
黄少天退。
他再迈。
又退。
砰。
黄少天后脑勺正正的磕上了卧室门。
妈的,他骂了一句。
显然,黄少天自知理亏,随便扰乱人家办正事着实不地道。在发现周泽楷敛了笑意后就有点心神不定,任由人家抓住了两只手,还非常毁形象的磕了脑袋。
其实蓝雨才没给他什么杀人的命令,喻文州这人一向不随意惹是生非,更何况是对轮回。
“疼吗。”周泽楷心疼的问。
“不疼!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啊周泽楷,你要么给我解释明白了要么给我立刻放手道歉,夜黑风高的,你惹急了我,我对你不客气啊。”
倘若是没磕到头,这番话还是有说服力的。
无辜的被保护人蹲在卧室里,听墙角听的欢快。
“听着挺疼的。”周泽楷的话让黄少天抓狂。
哄人技能为零的周泽楷在面对傲娇状态的黄少天时,很是麻爪。只好实话实说,一边说一边苦笑。
“靠,还不是因为你。喂喂喂你还不放手再不放我就……唔!!”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张俊脸在眼前无限放大,最后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周泽楷的吻技很不错,他在黄少天紧闭的唇上一遍又一遍描摹,直到黄少天被他舔的受不了了,想要张开嘴骂人了——他趁机便溜了进去,犹如一尾灵活的鱼,畅游在汪洋之中,追逐着另一尾鱼儿。
黄少天慢慢闭上了眼睛。
一个追一个逃,追的很快便攻城略地,尝尽每一丝甜美,最终与那目标相遇,纠缠不休。
理想很美好,但氧气总有用尽的时候。
尤其是当这个人不会换气时,氧气显得尤为重要些。
当黄少天气喘吁吁的把周泽楷一脚踢开的时候,他已然红了脸。
“少天。”周泽楷叫了叫他。
“滚!”黄少天又一次恼羞成怒了,愤愤的从开始的窗户跳了出去,值得庆幸的是,没忘了带走自己的刀和枪。
周泽楷在客厅停留了一下后,也跟着追了出去。
第二天卧室中的人出来后,看见茶几上躺着一张字条。
“交易结束,你已安全。”
那人想,自己真是世界上最他妈的安全的人了。
连杀自己的人都被拐跑了。

评论(5)

热度(141)

  1. 居老师的睫毛成精了!!!程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