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站叶all,qq2893486160来扩列啊!!
自己建来聊天唠cp的群:721243852

写手30题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程溯。 跟混圈一个名字。
2、当写手多久了?
emmmm混lof是两年了,要是从写的第一个文章开始大概至少七八年了。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emmm没计算过,零零散散的。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成为一个写手?现在呢?
一开始是想要表达一点什么,现在的话,应该是想要写出我爱的他们的故事吧。
5、第一次尝试创作是在什么时候?
小学五年级或者初一?不大记得了,鱼的记忆。
6、当时的作品现在读来什么感受?
挺幼稚的是实话,但那时候强赋的愁绪现在已经看开了很多。
7、现在主要写同人/原创?
都写,主同人。
8、喜欢写什么类型的cp?
强攻强受,腹黑心机的。
9、最爱的是哪一对cp/人,有为他们/他写过什么吗?
最爱叶喻,写过很多,小段子故事车都写过233
10、感觉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瞎写?应该是比较普通的,没什么很华丽的句子,好像也没有经典的什么句子。
11、最喜欢的作者是?
p大。
12、平常会不会花很多时间看别人的作品?
会。
13、尝试过模仿别人的文风吗?
尝试过,但不怎么成功。
14、感觉自己码字的效率怎样?更新频率如何?
有灵感了效率非常高,没灵感文档都不打开。
更新频率全靠缘分,佛系更新。
15、创作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不习惯用电脑只用手机码算吗…
16、灵感枯竭的时候会怎么办?
emmm一般都是睡前睡不着的时候最有灵感,一般灵感枯竭的话就是睡前手机玩多了。
17、更喜欢创作什么样的题材?
现代古风都ok。
18、当写手最开心是什么时候?
有人给长评和追我文的时候。
19、感觉自己作品最大的问题在哪?
剧情不够精彩新颖吧,还有就是构建长篇无力。
20、贴出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一段吧?
最满意的…应该一直会是下一篇。
21、写过h吗?
写过啊!
22、坑品怎样?
不怎么样…
23、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想过放弃吗?是什么支持你继续创作的?
遇到过,想。
应该是lof上那些催我更新的姑娘们和对全职的喜欢吧。
24、觉得写作最重要的是什么?
就是对写作的喜欢了,写你想写的,喜欢的内容。
25、创作这么久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文笔剧情有一些进步吧。
26、写完之后有没有检查的习惯,会完结后大修吗?
有,检查错字啥的。
会。
27、创作时最反感的是什么?
抄袭。
28、对未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完完整整写一个长篇,把lof的坑都填上,再继续写喜欢的他们的故事。
29、最后给自己写一段话吧
希望你能一直有这样的爱,爱全职,爱文字,爱写作。
能一直努力下去,写出更好的东西,而不是为了赚粉去违背自己的喜好。
30、艾特几个好友继续吧
我再圈就是熟人互相圈了,就不圈了。
圈一下艾特我的安澜吧。@安澜丶 

事情结束,关于打tag这个我不改。
你看不惯我这个做法的话请屏蔽我。
lof这么大,没必要非得跟我掰扯到底。
当然,如果你把整个tag都“肃清”了,那我愿意配合你一下更改一下标签。
在此之前别来找我。

【叶喻R】殊途

敌对双方, sp高能预警。

有领带play。

sp喻叶,cp叶喻,攻受不逆。

b萌求你们投文州一票!!半决赛了!!

拜托!!

走这儿https://i.loli.net/2018/07/12/5b462bd05251d.jpg

加个微博https://m.weibo.cn/6570614631/4260753848144684

链接第一遍没点开的退出来第二遍再点应该就好了,会有点慢稍微等一等它x

【王喻】听说你要去健身房/半聊天体

微涉周黄,双花。
还千粉点文。
脑洞来自于龙哥的西装举铁。


——大丈夫能屈能伸——
【夜雨声烦】
-我靠这组名什么鬼,张佳乐你怎么了,还有你拉我们队长干嘛。
【百花缭乱】
-行了别说了,我刚跟大孙从健身房出来。
-以后谁说他是个电竞宅男我打死他
【索克萨尔】
-怎么了?
【百花缭乱】
-孙哲平这个男人深藏不露,居然能举80KG的铁。
-那他以后岂不是拎着我小辫子就把我举起来了。
【夜雨声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雨发来贺电。
-不过我早就知道我家小周有力气了。
【百花缭乱】
-从哪知道的,也是健身房?
【夜雨声烦】
-………
-你不需要知道的这么详细。
【索克萨尔】
[细思恐极jpg]
【百花缭乱】
-其实我拉这个讨论组就是问问你们对象什么情况。
-不过黄少已经知道了,喻队呢。
【索克萨尔】
-我还真不太清楚杰希的健身状况。
-明天我拉他去试试。
【夜雨声烦】
-妈的同居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欺负我小周回家看父母了没在我旁边吗。
【百花缭乱】
-是没啥了不起的。
-但你就是得不到。
-略。
【系统消息:您的好友夜雨声烦已退出讨论组】
【索克萨尔】
-……(^_^)


关上的手机的喻文州拍了拍身边的王杰希,“明天去健身房吗?”
王杰希正在玩音游,被这句话吓的失去了他的FC。
“蓝雨队长,您这是刚接了个什么代言吗?”
言下之意就是你要是不给我个解释我就要让你为我失去的FC付出代价。
“没有,就是想去了。”喻文州接过王杰希的手机,“来,手残还你个FC。”
王杰希一时不察被夺走了手机,为了防止体力全部葬身于喻文州手中,他还是可耻的屈服了。
当然不是为了FC,对吧。


其实微草好爸爸为了不让自己上镜从一个青春小伙砸变成油光肥宅,还是会定期去微草健身房用用跑步机的。
然而当王杰希看着80kg的举铁器械的时候。
他沉默了。
他想拒绝了。
哪怕今天的体力都要被喻文州玩空,王杰希也想拒绝。
然而接着王杰希眼睁睁的看着喻文州坐上了椅子。
喻文州解开了外套扣子。
喻文州举起了铁!
喻文州连着举了三次!
…王杰希觉得自己被深深的侮辱了,和微草出的帽子一样的那种侮辱。
而罪魁祸首张佳乐并不知道,他远隔千里也能坑人。
“杰希试试?一次就算成功。”
王杰希想,这关乎老攻的尊严。
虽然他真正需要证明的是腰力而不是臂力。
然后王杰希就上了。
然后王杰希就下来了。
后来有一次采访粉丝问王杰希,给他三个愿望他想要什么。
“我想先和张佳乐pk一次。”
“然后取消健身房的举铁器械。”
“最后禁止队长之外的人私底下乱聊qq。”
王杰希严肃的道。

——大丈夫能屈能伸——
【夜雨声烦】
-队长队长,战绩如何!!你跟老王别是一个人都举不动吧!
-我跟小周去试了一下,我手臂现在还酸疼,队长你还好吗。
【索克萨尔】
-我手臂不疼。
-别的地方疼。
-以后别跟杰希提健身房了。
-要命。

另一边的黄少天和张佳乐一头雾水。
毕竟要脸还能理解。
要命是怎么回事。


好久没写这种沙雕段子了(…)
大家看个乐呵。

现在在萌团app驻站写文,《晚雪天晴》,求个评论qwq

其实我lof真的不是死了233
最近刚驻站在萌团app,然后沉迷更新自己的古耽(…)
以及等一个愿意来跟我一起驻站的小伙伴x
新站福利还是很好的。
依旧叫程溯,顺便期待新书评论(…)

新书叫晚雪天晴

安卓下载链接http://android.mhxzhkl.com:20007/build/20180629-215311/output/MengTuan-17-_huawei-10200-1.2.0-20180629-215311.apk

苹果下载链接http://nm.999shucheng.cn/ad/bridge?type=5

占tag致歉!!

但我真的需要帮助qwq



我大半夜无聊上百度搜韩叶,见p1。
然后根本没意识到的情况下把处罚这个链接点开了,然后我就惊恐的看到了自己的文。
其实这个不怪我没意识到,因为仔细看一下,p1那个处罚标题下面的小字内容根本就对不上。
还是发在简书上的。
那么问题来了,我本人确定以及肯定是绝对没往简书上发的,用锤子便签码完之后直接发的lofter,就算在百度搜到也不该是简书啊?
于是我把八百年不用了的简书下回来了登上去了,我惊恐的发现还真是我自己号发的。
顺便一提我是用qq登录的,但是知道我qq号的有限几个人绝对不会无聊到这个地步!
我又去看了一下时间,见p2p3
同一天但是有时差。
最后,在避雷部分,我原本有的一句“三次同学退散”,不见了。
现在的程溯:????

【韩叶】支配与服从(完)

私设重如山系列。
lo主凶残!
我就是这样一个热爱挖坑然后慢慢填的人!
且看老韩如何把处了好几年突然要分手的对象给哄好bushi


当作妖挑事们都烟消云散了以后,身体的伤痛和不适才后知后觉的涌了上来。
叶修躺在车的后座上,头枕着韩文清的腿,前方开车的安文逸保持着直视正前方的姿势一动不动,生怕一个余光就看见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打扰了后面两位的兴致。
叶修毕竟也算是个高腿长,躺在后座只能委委屈屈的蜷着身体,韩文清还怕压了他伤口,小心翼翼的揽着,简直是如履薄冰。而叶修的身体因为再一次反复的发烧而发热,他们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那热度便毫无阻拦的传到了韩文清的身上。
然而叶修顶着敏感剂的副作用,顶着一身乱七八糟的伤口,顶着这么个破破烂烂的皮囊,还是不肯消停。
他拉了拉韩文清的衣服,示意他低头。
“什么事?你不好好躺着,又要干什么。”
“回去了…咱俩聊聊。”叶修低声道,“可别给人听见了——老魏正等着抓我把柄呢。”
韩文清:“……”
聊聊天有什么怕人知道的?这些人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韩文清不解又无奈的敲了一下叶修的额头,“好好歇着吧,伤成这样还不老实。”
韩文清说的耿直,叶修却从其中听出来了一点别样的意味,立刻乖乖的一觉睡回了基地。


待到叶修完全伤好,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而那个在车上就约定好的聊聊,因为联盟医师的静养要求,也就一直拖到了病愈。
因此当叶修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简直是普天同庆——尤其是霸图的小辈,他们老大的脸色终于从非常黑变得放晴一点了。
“哎老叶,我听老韩说你俩要聊聊?”方锐跟叶修勾肩搭背的往出走,“聊什么啊,在哪聊啊,是不是…”
方锐还没说完,就被叶修一巴掌拍没了那些猥琐的联想,“闭嘴,你让黄少天吵死了?老韩说的真没错,真不知道你们脑子里在想什么。”
正准备分享黄色废料的方锐只好就此作罢。
其实叶修的这个聊聊具体是来源于喻文州。
如今他和韩文清囿于那一层不同的身份,一向心脏又淡定的叶修由于当局者迷,只能去找了喻文州。
“韩队对你使用命令的时候,频繁吗?”
叶修仔细回忆了一下摇摇头,“不…我的记忆里,不算这一次,应该只有那一次了,就是三年前那次。他也从来不会用这种能力来开玩笑。”
喻文州沉吟半刻道,“我想…叶哥和韩队应该都对这段关系很忌讳,看得出来,韩队为了不让这种身份影响到你,也在努力回避,只是有时情绪上了头就控制不住。”他微微摇头,“其实,如果把它摆在明面上,可能会好很多。”
叶修不得不承认喻文州说的是对的。
他们都是站在山巅上俯瞰的人,始终把最后的防线交给自己手中的武器,而不是他人。只是这样的关系来的太猝不及防,莽撞的越过了缓冲和接受的环节便蛮横的打破了最后一条线。
裂痕从一开始便存在,只是他们都心照不宣的把它当成屋子里的大象。
然而孩童是会开口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
“叶哥,试试信任,让你们彼此都成为对方的最后一道防线。”


三日后。
叶修站在门口,回头微微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了。
这是一间模拟室,可以营造出各类场景,经常是用来做对战训练的,甚至连受伤后的疼痛都可以真实的模拟出来。
而如今这间模拟室却没有如以往一样放一些适合战斗的野外,而是映出了一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石板路旁有的是悬崖,有的是岩浆,看起来异常凶险。
随后叶修蒙上了眼睛笑道,“老韩啊,你可被坑我,虽然是模拟疼痛,那这摔一下也挺够呛的。”
韩文清用力的从身后抱了他一下,随后进到了指挥室。
这是联盟新出的一个训练项目,一人指挥行走一人执行,官方理由是为了战场上更好的信任队友打出配合。当一个人站的太高,天地人神,便只信自己了。
骤然失去视力会让不安全感飞速增加,平衡感也会下降。叶修为了不一脚踏空,一点一点走的很慢,指挥室里的韩文清也不着急,就那样指挥着他一点点走。
然而,当叶修走到终点摘下眼罩后,眼前却依旧是没有尽头的小路。
“左转。”
“老韩你醒醒,左边是岩浆。”叶修说完,继续直走。
“停下,左转!”
随着这一道命令,叶修被迫左转,一脚踏上了左侧的岩浆。
接着景象就变了,他眼前的岩浆化成了小路,而并没有灼烧感传来。
韩文清的声音透过耳麦传过来,带着点电流声。
“叶修。”
“我只是想跟你说,我从不想勉强你什么,只是无人可成神,我希望未来如果哪一天你真的一脚就要踏进岩浆的时候,我能将你拉回正轨。”
韩文清停顿了半晌,才道,“我想你好好活着。还有…对不起。”
叶修站在险象环生的小路上听着独属于韩文清的告白,垂下头笑了一下,“老韩啊…”
他扶了扶麦,清了清嗓子道,“知道了,我也是。”
假如危险不可避免,至少我们都能守护对方的后背。
假如这段关系无法改变,那么我愿意相信你。
毕竟我还爱你。
——end——


说实在话我自己也感觉有点宏大开头匆匆收尾的意思,但是其实这篇文的初始想法就是想拍老叶……后面这些算是我给这个拍圆了个并不严谨的理由吧。
然后番外会放个车,番外和重修过版本到时候一起放出来,应该会有txt。
谢谢你们没有骂我!鞠躬。
接下来填叶喻和周黄的坑。
光应该是第一个被填的,以及光会比较长不会更几章就完结,追这个的小伙伴要有耐心233
叨逼叨就这么多啦…下个坑见。

【韩叶】支配与服从(七)

私设重如山系列。
lo主凶残!
我就是这样一个热爱挖坑然后慢慢填的人!
且看老韩如何把处了好几年突然要分手的对象给哄好bushi


叶修感觉到韩文清刚刚帮他强行提起来的一点精力在慢慢的消退,索性也就不站着耗费精力,也不在乎森林泥土脏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一路摸爬滚打,身上没少沾尘惹土,脸侧还擦了一道血痕,囚服被鞭子撕破,此时披着一件韩文清不知道从哪顺来的破外套,说不出的落魄凄惨。

他那样坐在泥土上,坐在一片阴暗的森林里,狼狈却不是风骨,分明沦为阶下囚,却仍是含着点浅浅的笑意和熟悉的漫不经心。
眉梢眼角都是笃定。

“好久不见,陶哥。”叶修笑道,“还没恭喜陶哥死里逃生。”

陶轩转过身来,盯着那个曾经带给嘉世无上荣耀,却又成为嘉世内乱起源的人。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不必了,因为你可是无法死里逃生了。”

当年嘉世内乱,刘皓不满叶修,与陶轩串通欲将叶修取而代之,结果形势最终不敌叶修,混战中陶轩中了一枪,随后不见踪影,刘皓以陶轩死无对证,在嘉世解散后竟然真又给自己找了个栖身之所。

两个人相互勾结最后又相互背叛,却在大难不死之后不约而同的决定了把矛头指向叶修,竟也是可笑的默契。

“陶哥啊,你说你躲躲藏藏好几年,还得看自由光荣团的脸色,日子不好过吧?这么一看还是刘皓聪明点。”

陶轩对刘皓的态度自然不会好,这些年他流言蜚语没少听,能这么细致无溢的把锅甩给他的,也就是刘皓了。

叶修本来还想拖延一会,结果陶轩却没有反派死于话多的毛病,干净利落的一挥手,刚刚站在一边不动的人立刻对韩文清动了手。

与此同时,陶轩对叶修的攻击也到了。

“啧,陶哥就是有眼力,老韩你可别掉链子拖后腿。”

叶修笑了一声,就地翻身躲过了陶轩打过来的一圈,一身伤口在泥土上蹭过立刻就是火辣辣的疼痛,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陶轩明显想抓个活口回去,坚决不肯动枪,欺负着叶修气力不济招招逼人。

那边韩文清被缠的脱不开身,叶修此刻一身伤同时开始叫嚣着疼痛,刚歇息了半刻的头晕和胃疼这会又开始不甘寂寞,就在陶轩手里握住一把匕首要砍下来的时候,却被另一把匕首稳稳的架住了。

叶修就地开溜,躲开距离后道,“陶哥,你不厚道,我厚道,你老伙伴我给你叫来了,好好聊,不用谢我。”

“刘皓——叶修你搞什么鬼!”

叶修靠在一边树上,边恢复力气边道,“怎么,陶哥,你该不会把他忘了吧?”

“其实也就场赌局,我赌这幕后人是你,所以给刘皓去了秘密消息,一般给别人泼脏水的都心虚,怎么能不来看看呢?”

“保密啊?当然保密了,不过所有人都是演的不知道,只有刘皓是真的不知道。至于地点,要不是之前刘皓折腾那一趟,我还真不知道这么个绝妙位置。”

叶修说的风淡云轻,那头两个人却已经火冒三丈,想直接劈了叶修又忌惮,既然叶修已经提早知道,那么这看似平静的森林里,谁知道会隐藏着什么?

陶轩算了下时间心都凉了,他的人到现在都没现身,只能是…死了。

“你那会用精神力的属下全是一次性消耗品,真以为正面对上了还能赢吗。”

叶修笑了笑,“陶哥,你好不容易活着逃出去,这又是何必呢,隐姓埋名消停的过日子不好吗。”

他们曾携手同行,可最终反目成仇。

那些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矛盾本身已经模糊了本真,只剩下一个写着仇恨的黑影不断的变大,以至于到最后只看得到仇恨,而看不到仇恨的起因了。

可能最开始,谁也没有想过一定要杀了叶修。

可最终他们都选择杀了叶修。

仇恨和愤怒总得有个对象,怨不得命中注定,就只能怨人了。



是这样的这章就是想清理一下反派。
这个故事里的反派没有什么连环局高智商反间计的。说白了就是陶轩集齐了那么点人拿着个残次技术过来跟叶修殊死一搏了。
我初衷真的就是想拍一下!!
再推完这俩人感情线老韩把媳妇哄回去就完结了。
可能完结再修的时候会改反派部分剧情。

因为中了叫朱一龙的毒。
所以更新技能被封印了。
我…

【韩叶sp】将在外

依旧sp高能预警!预警!预警!
很久没写这个题材了,这个小短篇从开坑到现在有一周多了。
希望以后能写出更好的文字。
依旧是自己的群:721243852


“将在外,君命尚且有所不受。”

叶修跪在主帅帐中央,不怕死的这么回。

他先斩后奏,率领轻骑直接毁了敌军的盐仓,此时战线较长,物资补给本就困难,盐仓一毁可以说胜负已定。

然而就在捷报送往朝廷,准备班师回朝的这时候,韩文清终于开始算账了。

他治军极严,才不管叶修的什么家世身份,到了他军中都是统一标准,奖惩分明。此番毁盐有功,但是欺瞒主帅擅自行动的罚却是不能免的。

韩文清几乎要被他这句话给气笑了,“不受君命是因为陛下远在万里,不了解战场,我离你的帐子有几步远?你来汇报一下能死吗?”

叶修抬头看他,“那将军会同意吗?”

这话把韩文清问的一窒,他行军的确很少做如此冒险之事,他看着那个不卑不亢的少年,仿佛看见了一个正在成长的军神。

“的确,我不会同意,因为我认为你这种敢死队行为极其不负责任,你有没有想过,你带去的葬身敌腹的士兵身后,是多少个家庭。”

一将功成万骨枯,韩文清带兵这么多年,却始终不肯忘了自己打仗的初衷。

他是为了给天下一个太平,而不是让无数家庭支离破碎。

“牺牲必要的牺牲,把握合适的机会,不要把你的小聪明用在剑走偏锋上。”

那个少年仍是年轻,仍艳羡史书里那些单枪匹马的英雄,可是孤胆英雄带不了军队。

叶修沉默半晌,附身叩首,“对不起,我愿意承担所有惩罚。”

韩文清到底给他留了个面子,没公开处刑,而是把他领进了自己的床榻。

叶修知道韩文清的习惯,他跪在床边,上半身刚好趴在床上,随后停了一下,还是解开了衣带撩开了衣袍。

“十二个袍泽的命,你觉得你该怎么抵。”

叶修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被子,那些因为他的逞强而死的袍泽,他该怎么还?

“一切听从将军的。”

韩文清单手压住他的腰,“既然是你承诺下的,那就只能由我喊停。”

“是。”

军棍是实木的,沉重无比,韩文清在手中试了一下,随后稳而准的在臀部中央落下了第一棍。

韩文清行伍出身,素日里骑马弯弓仗剑的手,力气自然不会小,他这次存心想给叶修个教训,手底下便不留情面。

他打的很规律,不急不缓,一下一下从靠近腰部一直打到臀腿交接处,再压着印子打回来,很快臀肉便红肿起来。

叶修伏在塌上一动不动,却已经疼出了一身冷汗,那些疼痛闷在肉里,是钝钝的痛,却分外磨人。

他从来天潢贵胄,从没受过这样的责罚,从前看别人在军棍下哭喊尚有不解,此番打到了自己身上才觉得难熬。

不能躲避也不能挣扎,连什么时候是尽头都不知道,只能一下又一下的承受着疼痛。

身后的棍子还在继续,皮肤已经肿胀不堪,每一下打下去都会惹来一阵颤抖。

韩文清感受到手掌下的身体已经布满了湿滑的冷汗,头发微微散开黏在了额头上。叶修没受过熬刑训练,全身绷紧的像块石头,手指紧紧攥着被褥。

他分明疼极了,却死死的咬着牙不肯出一声,只任由那些疼痛在身体里不停流窜,仿佛无数把刀片在划着皮肤,臀部热的发烫,酸胀疼痛,叶修忍不住大口的喘息起来。

他毕竟还年少,这样紧绷了一会之后便变得疲惫,而军棍仿佛长了眼睛,只挑着他最疼的地方打,让他连放松下来歇一会喘口气的机会。

韩文清手一落打在伤势最重的一块上,刚好赶上叶修大口喘息,一下痛呼声便脱口而出。

叶修赶紧闭上了嘴,挨罚就够丢人了,还要大呼小叫,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可是疼痛却没有因为他的闭嘴而减弱半分,反而有了变本加厉的趋势,那些棍子仿佛不是打在肉上,而是直接打在了骨头上。

韩文清把棍子打上了五十后就停了手,给了叶修一会休息的时间。

“将军啊。”叶修声音有点哑,也不耽误他聊闲,“你被人打过吗。”

“怎么没有,那时候老将军管我管的狠。”韩文清回想起自己年少时,忍不住摇了摇头,“脾气上来了顶着棍子也得犟到底,我娘也拉不住。”

叶修闷在被褥里笑起来,不小心牵动了身后的伤,吸着冷气还在笑,“将军,三岁看到大七岁看到老啊。”

韩文清知道他调侃自己到现在驴脾气也不改,也懒得管他,只又把军棍拿了起来,“休息好了是吧,那接着来。”

刚才还有心情说话的叶修立刻就消停的闭上了嘴,他咬着下唇,果不其然尝到了一股血腥味。

而韩文清却并不打算手下留情。缓了一阵的皮肤肿胀难耐,也更加难以忍受击打。偏偏韩文清一点也不收力的,冲着肿的最高的地方就打了下去。

“……!!!”

叶修上半身从塌上弹了起来,他本以为缓上一阵能够减少疼痛,结果那疼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韩文清依旧是按着原来的速度在不急不缓的打着,可是叶修早没了刚才硬挺着的淡定,他抓着被褥抓出了层层褶皱,在韩文清手压着他腰的情况下仍试图挣起上半身,随即被韩文清惩罚性的连打了三下。

这三下直接把叶修打的手软的没有力气,重重的砸回了塌上。

他从手臂到手指都在发抖,冷汗一层层的滚下来,他额头抵着被面不知觉的红了眼眶,可是韩文清却丝毫不肯体谅他,手底下怎么也不肯停不肯缓,压在叶修腰上的手更加了几分力气。

叶修连抵着被褥抵抗疼痛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脱力的伏在塌上,只剩下手指还在不住的蜷缩起来,那样重的棍子仿佛要活活打碎了他的骨头一样,他茫然的睁着双眼却失了焦距,疼痛像一场没有尽头的残酷刑罚。

依稀间,眼前是那些纷飞而过的战火和箭矛,纷纷扬扬的充斥着他泛红的双目,恍惚便又是那夜。

韩文清不知道叶修看见了什么,却也不敢再动手了,他还没来得及安抚这个年轻的将军,就听见他的话。

叶修声音已经哑了,粗砺的撵过喉咙,他道,“对不起…”

韩文清被这三个字惊的颤了一下,随即将军棍放在一边。他俯下身,小心的避开叶修惨不忍睹的伤处,手轻轻揽住他的肩。

他戎马半生,常年铁甲在身,一身热度早被冰冷的铁吸了干净,只剩下冷硬,而此刻他却仿佛搜刮尽了心尖上那仅剩的一点热,顺着经脉血肉,自手心而出,给了眼前这个人。

倘若我这一生杀戮遍地,死后坠入无间地狱,一颗心一身血肉早已冷透,也定要守好最后残留的一份温暖,踏过荆棘也要奉予你。

叶修闭上眼,悄无声息的,握紧了揽在肩上的手。

我收下了,定会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