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溯

一个彻头彻尾的喻吹和乐吹。
叶攻不逆。
qq2893486160欢迎扩列

逆潮翻唱/成品发布

第一次拥有成品歌的老咸鱼程溯快乐到语无伦次。

走这儿https://m.weibo.cn/3668896641/4306241142502357

文手的日常

真实。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官宣 @三胡今天也是切切的小背心 

之前一直在空间官宣,然后抢完淘宝才来到了lofter…

我们不过节啦。

我知道我这个时候发请假实在是没啥意义了,毕竟已经断更那么久了…

但是还是要说一下,长篇不会坑,但是最近三次实在是太忙了…光又正好接近结尾不想草率处理,所以等闲下来了把长篇后续想清楚了再更。

最近被三胡这个人撩的很有写拍的想法,应该近期会更个sp短篇吧。

谢谢你们没取关我,爱你们。

【双花】生日愿望怎么许才会灵

沙雕快乐小段子,微涉cp周黄。

含聊天体。

原著背景。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张佳乐点开了黄少天的对话框。

【百花缭乱】

-[窗口抖动]

-黄黄!黄黄!

【傻儿子少天】

-张佳乐我警告你不要叫我黄黄。

-我允许你从黄少少天副队剑圣大大这些称呼里面挑一个!

【百花缭乱】

-好的天儿。

-严肃点,我有重要的事要问你。

【傻儿子少天】

-好吧。

-说,有什么事需要本机智的剑圣给你解答啊。

【百花缭乱】

-大孙不是要过生日了,正好还是夏休期。

-我打算去义斩给他过生日。

【傻儿子少天】

-所以让我帮你想想送什么礼物?

【百花缭乱】

-你乐爷我礼物早就准备好了好嘛!

-我觉得普通那种生日许愿太没意思了。

-所以问问你有没有好主意。

【傻儿子少天】

-……………

-这么玄学的事你得去问王大眼啊,你问我没有用啊。

-我每次和小周过生日其实都不大在意生日许愿这种事的,毕竟他想要什么我黄少还满足不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百花缭乱】

-再见。

-黄黄。



随后,张佳乐又点开了王杰希的对话框。

【百花缭乱】

-王大仙。

【玄学王大眼】

-……

-有事吗。

【百花缭乱】

-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你生日许愿怎么能特别一点。

【玄学王大眼】

-……

-为什么想起来问这种事?

-给孙哲平前辈过生日吗?

【百花缭乱】

-聪明。

-不愧是大仙!果然听黄少天的话来找王队是对的。

【玄学王大眼】

-…我记住了。

-我觉得生日许愿这件事只是一种寄托,其实还是事在人为。

【百花缭乱】

-所以就是心诚则灵吗?

【玄学王大眼】

-呃。

-差不多吧。



得到了满意答案的张佳乐最后点开了楼冠宁的对话框。

【百花缭乱】

-楼队,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

【没有大孙土豪的老板】

-大神您说!

【百花缭乱】

-是这样的,大孙他不是要过生日了。

-我打算去义斩给他过生日,不打扰你们吧?

【没有大孙土豪的老板】

-没事没事,都夏休了。

-正好我们也要给前辈过生日的。

【百花缭乱】

-那就这么定了!

-蛋糕我准备啊说好了!

【没有大孙土豪的老板】

-好的大神!

-那我们就去订餐厅了。



生日当天。

孙哲平:张佳乐你告诉我这个蛋糕是怎么回事?

张佳乐:呃你看这个蓝莓酱做的魔法阵会有灵气加持,这个中央的大剑代表的就是你用的狂剑士!来来来许愿吧,这回肯定灵!

孙哲平:我怎么觉得你是要把我祭天呢?!



尾声。

后来孙哲平的生日愿望真的实现了。

因为他许的愿望是生日宴会结束后一定要把某个人日到再也不能作妖。

【巍生】风雨如晦(3)

类民国背景,沈巍x罗浮生。

跨剧拉郎水仙,强强。

虐身心预警,虐身划重点线。



东扶三大家许洪林三足鼎立已久,如今许家公子许星程回国,自然是要设宴的,与其说是给许星程接风,倒不如说给常年在国外就读的许星程打下一个基础的人脉。


至于邀请沈巍,当然是冲着他这个大学教授的身份——许瑞安虽然是工作在警察局,但是许星程却是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而沈巍这个大学教授在学术圈里出了名的,不愿意参加聚会宴请更是出了名的,能邀请到沈巍出席自然也长了许家的面子。


沈巍与其说是给许家面子,倒不如说是不愿意拒绝许家给自己日后惹麻烦,“大学教授沈巍”这个身份同黑帮警局这些事牵扯的越少越好,这次出席了,日后许家自然识趣不会再来纠缠。


当晚,许家宴会。


宴会并没有像沈巍想象的一般奢靡,桌子上摆满了菜肴酒水,中央的舞厅有几对男女在伴着音乐慢舞,沈巍端着一杯红酒,同几个同样受邀的同事闲聊着。


他们坐在一个较偏的角落,沈巍不经意的一抬头,对上了一道视线。


罗浮生。


他向罗浮生微微点头,向几人道了声失陪后,超罗浮生走去。他同他一般站在墙边道,“二当家也来了。”


“许星程是我多年的交情,倒是沈教授,怎么也来掺和这些事?”


“许家的面子,不敢不给。”沈巍顿了顿,接着道,“二当家似乎有话和我说。”


罗浮生四下看了一圈,确定众人都在各自闲聊,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才道,“今晚可能没你想象的那么平静,我不能强迫你的行动,但至少我建议——你最好提前离场。”


沈巍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意外和不解,心里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夜尊吃了个小亏后不甘心,找上了沪帮的人,想用许家的宴会给罗浮生个教训,他出现在出事地点次数已经够多,原本想让夏沉直接压下去,然而罗浮生却已经知悉了消息。


那么夏沉的行动…就没有必要了,这样一看,罗浮生倒是正好给了他一个出去的理由。


沈巍收敛了那些好奇,带着点适当的感谢和紧张道,“多谢二当家。”


“不用。”罗浮生看着沈巍笑了笑,带了点微不可察的探究意味道,“沈教授注意安全。”


沈巍借故离开宴会后却并没有直接去找夏沉,他在灯火通明的门口张望了一下,似乎有点记不起来时的路,随后才转过了弯,走上一条有些暗的小路。


他脚步不知何时变得很快,而原本安静的小路在转过弯后骤然便出现了许多人,沈巍仿佛慌不择路般的一回头,正好撞上了那个一路鬼鬼祟祟跟着他的人。


这个人自然是罗浮生的手下,而由于这是个不合理的直角弯,手下根本就没看见墙的那边有什么,只知道沈巍好端端的突然回头,卡的又是个无处可藏的位置,直接把他撞破了。


紧接着沈巍仿佛没看见他一般跑了出去,然后在拐弯处又闪出了一个黑影,手下什么也没看清就昏了过去。


沈巍这才停下脚步,他转身看着闪出来的夏沉道,“计划取消,罗浮生他自有应对,不必我们出手,至于这个人,栽给沪帮或者夜尊都可以,你知道怎么处理。”


“杀了?”


沈巍犹豫了一下,道,“看情况。”


他做这场戏须得做成全套,沈巍匆匆忙忙的走回了离会场大门口不远的一个角落。


他几下把衣服扯乱了,又随意揉乱了头发,扮出很狼狈的模样,接着往墙上一靠,开始等。


沈巍并没有等太久,很快原本歌舞升平的会场内便暴发了枪声,接着便是混乱而出的客人,打杀声顺着门缝楼道传出来,渐渐的归于平静。


他一直盯着门口,在看到罗浮生跨出门口后,不动声色的挪了两步——这两步,刚好够他被“不经意”的发现。


“沈教授——你怎么还在这儿?”第三次在出事地方看见沈巍,罗浮生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很好奇沈教授这回的解释。”


沈巍却仿佛被吓到了一样看着罗浮生看了半天,才道,“我回家的路上…撞到了一伙人…那是个直角弯,他们没来得及反应,我回头就跑了,好像隐隐约约我身后还有个人,记不大清了,我怕回家的路上又被堵,就想着来这儿一下,至少人多眼杂…”


沈巍露出了一点尴尬的笑容,“然后就碰见二当家的了。”


罗浮生自然是知道自己派出去了个跟踪沈巍的手下,沈巍的说法听不出漏洞,他只能希望自己是想多了。至于他的手下——侯力插进来的人,死了也罢。


“送你回去,走吧,书生在这种地方,可是金贵的很。”


沈巍自然而然的跟了上去,一边告诉他地址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头发衣服,他抬头看着罗浮生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复杂。


“沈教授”和这个二当家的接触,有些过多了。


“有了这么几回,我真不觉得你是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了。”罗浮生一边开车一边道,“你应该知道,我们这些天天生死一线的,不太信巧合。”


“可我没有别的解释给二当家了。”沈巍无奈,“我虽是个留过洋的读书人,有时候却也不得不信一些冥冥中的定数。”


“二当家怀疑我也是人之常情,不过我认为事实比直觉更有说服力一点,您认为呢?”


罗浮生一脚刹车踩了下去,稳稳的停在了寓所门口,“说不过你们读书人,到了。”


“多谢二当家。”沈巍关上车门站在原地,看着罗浮生的车消失在了视线范围内。

【叶喻/微bdsm】光(24)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破镜重圆梗。


两个人入睡的时候已经是快凌晨了,被叶修迷迷糊糊搂在怀里的喻文州还是听见了之前订下的手机闹铃。
他躺着足足反应了有十秒才想起来这个闹铃是订下来干嘛的——为了游玩项目之一,看日出。
作为起床困难户,叶修觉得这辈子靠在家看日出是不可能了,于是便把梦想寄托在了这次旅行里。
喻文州看着睡得一丝不动的叶修,想起此人之前的信誓旦旦,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去找手机关闹铃。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5:45,天已经微微亮了,再过个十几分钟就是日出了。
他只能一遍遍的推着叶修,“先生,先生,起来了,要日出了。”
叶修此人被周公死死拽着不撒手,几乎是挣扎的半梦半醒的回了一句,“不看…”
喻文州被他弄的哭笑不得,这个人倒是没醒,说不看就不看了,结果订个闹钟把他闹的睡不着了。
他觉得如果长此以往,最后绝对是他遭殃,喻文州想了想,随后捂住了叶修的口鼻。失去了新鲜空气的叶修终于是挣脱了周公的束缚,他推了几下总算推开了喻文州的手,终于是清醒了过来。
“喻文州你多大人了?”叶修有点无奈的看着他。
“先生不是说要看日出吗。”喻文州无辜的笑,一手拉开了帐篷,将他拽出了帐篷,“走了。”
叶修刚睡醒还有点无力,被他一路踉踉跄跄的往外走,绕过帐篷的一刻刚刚赶上了日出。
原本洁白的云层被染上了一层金红色,紧接着便是一轮圆日破云而出,随后便是耀眼的日光。身在山巅上,没有楼房的遮挡,天际处的日光穿过遥远的距离仍然耀眼的刺目,喻文州刚想抬手去遮,站在他身后的叶修就抬手环了过来,轻轻用手给他挡去了刺眼的阳光,“日出看一下就好了,别伤着眼睛。”

那一刻阳光如此耀眼,而他们相拥而立,身前是万丈光芒,山巅清晨的风抚过发梢衣角,岁月如此静好,想要就这么相拥至天荒地老。

看完了日出后两人就准备下山了,他们由于不想凑热闹,自然便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下山的路同上山的还有所不同,由于许多游客会选择坐缆车下山,下山的路就修的比较窄,而道路两边都是为了追求原生态而保留的大片树木灌木。

叶修一边走一边同喻文州开玩笑,“小心点,这栏杆修的有点低。”

结果他这话音未落,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大力,他下意识的想要抓住什么,结果走在他侧面的喻文州也撞了过来,两个人直接从还没到腰的围栏撞了下去。

叶修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喻文州搂在了怀里,他只惊了一下后就并不慌了,这种旅游景点的山本来就不是很高很陡的地形,就算保留了树木也不会有大问题,结果叶修无论如何没想到,对方竟然在底下还设了接应的人。

接应的人两下迷晕了二人后,直接顺势带下了山丢进了面包车。

开车的人在底下显然没少等,看着人终于下来了便不耐烦的问,“怎么回事,动手这么慢。”

那两个绑匪翻了个白眼道,“被废话了,赶紧走。”

随后,这辆不起眼的面包车就这么驶离了铭山,直奔着郊区而去。

面包车在一个很豪华的住宅前停了下来,绑匪把昏迷的叶修和喻文州交到了住宅门口的保安手里后便离开了。这些保安显然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他们把叶修和喻文州放进了一个大卧室的床上后,搜走了两人的通讯设备,也不怕两人跑掉一般就这么关上了门,回到了原位把守。

迷药下的并不重,叶修和喻文州很快就恢复了意识。

在忍着身上之前被撞击的疼痛看清了周围环境后,叶修立刻就清楚了情况,他苦笑了一下,“陶轩这是放大招了啊。”

“根据之前我们的推测,那次恐吓信和电话都不是出自陶轩。”喻文州坐起来,按了按头道,“而接下来的这一阵都平安无事,却在今天突然出手,很可能军部那边陶轩真的出现了危机,才会这么狗急跳墙。”

不得不说,在拥有这种分析能力的喻文州面前,真是想糊弄什么都没法糊弄。

“我毕竟不在军部,很多消息被封锁的太严了…恐怕刘皓是被陶轩给约束了,这才没有了恐吓的后续,只怕要么像你说的,要么就是这段平静就是为了铺垫今天。”

若说叶修因为一段时间的相安无事就放松警惕显然不可能,但他也同样知道刘皓的胆子和手段,只是他却没想到,以陶轩的身份和地位真的能撕破脸皮做出这种事情来。

“对方把我们关在这儿,还是个这么好条件的地方,显然只是想做个交换,而没有伤人的意思,很冷静。”喻文州说着,却没有轻松的神色。

很多时候绑架是出于过于激动的情绪,而在此情绪控制下很难不会冲动的对绑架者做出什么来,然而陶轩却很冷静,他清楚叶修他动不起,因此摆明了态度要做交换——这也意味着,叶修和喻文州逃离的概率非常低。

由于不清楚军部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手机等又不在身上,叶修也没什么头绪,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身上,发现桌子上还有用保温饭盒装着的两份饭。

“行了,先吃东西吧,陶轩这人怎么说也算了解,杀人这种事他不会做的,除非他想自掘坟墓。”

而在另一边,陶轩正在给叶父写一封邮件。

“我希望叶将能够慎重考虑您的决定,鱼死网破这种事谁也不好看。”

邮件的最后,还配上了一张图,正是叶修和喻文州还昏迷的时候拍的,意味不言而喻。

收到邮件的叶父脸色立刻沉了下去,他沉吟片刻,给陶轩回。

“你最好适可而止。”

陶轩看着这句话忍不住笑了笑——警告,就意味着还想协商。

===================

这里铭山是虚构的地点,所以什么上山下山景色都是我编的,勿代入真实地点。

以及假装没有越写越狗血,顺便说这个文也要接近完结了。


答应了 @安澜丶 一个叶王喻,答应了 @仙飘飘 一个韩叶。

为了防止我鸽,发个博客督促一下自己。

(没用的,咕咕咕)

过气写手程溯现在甚至想坑掉这篇文。

失去动力jpg


【叶喻/微bdsm】光(23)

 与原著无关,私设二人是大学校友。
轻度BDSM,慎入。
多数时候称呼先生而非主人。
破镜重圆梗。

 露营play,耻度max。
我又来开车了,我都不相信这是一篇剧情文。
别问我这是第几趟车,我不记得了。
戳我

再来一个https://i.loli.net/2018/10/09/5bbc436e828b7.jpg